第十二章:中间全没肚肠,外面强生棱角

暗河的水分外的湍急,我顺着绳索,落到岸边,闪身躲在了一堆干尸的后头,正赶上陆龟年引着李青眉向东行去。

“是这里么?”李青眉冷的搓了搓肩膀,小声问道。

“没错啊!这地图绝对是真的,我看不错的,做贼的不识宝货贵贱,岂不被笑掉大牙。只是这山腹只内四通八达,主墓室在哪,实在是不好确定,你闻闻这羊皮上头,一股子海腥味,舔一舔有松木香,表层用手捻,似有一层蜡质,这种生浸海龟油,再用红松木熏干的手法绝对是标准的秦代防腐工艺,错不了的!只可惜两千多年前没有沙盘工艺,也没有三维的理念,画来画去都是些乱乱糟糟的平面图,据我估计这主墓室不是在咱们上头就是在咱们下头……”

我闻言一惊,心中暗忖:

“这陆龟年看上去油嘴滑舌,想不到腹内倒也有几分乾坤,于四叔总算是后继有人!”

想到这,我一咳嗓子,从藏身处慢慢走了出去!

“谁!”

两道强光手电瞬间照了过来……

“掌柜的?你怎么……”

“六丑不在这儿,半路上我就从他手里逃脱了,我自己查到这墓里的。我路熟,很安全……先别问我,你们是怎么找到这来的?”我抢先堵住了话头,张口问道。

“你走之后,有阴阳家的杀手去医院刺杀梁战,被我们俩堵了个正着,一番争斗后,将那杀手擒住,重手逼供,知道了你被那个叫六丑的人掳走的消息,还从那杀手的身上搜出了这张地图,起初我们还担心是陷阱,特地偷偷的去问了街上裁缝铺的店老板,果然,他看到你上了六丑的车,所以才一路追了过来……”

听到李青眉的叙述,我终于知道了六丑为什么要在大马路上现身,将我带走,原来是为了引陆龟年和李青眉入局。

那个杀手是死间!故意被擒,引陆龟年和李青眉上钩!

好一个换汤不换药的反间计!

“梁战现在在哪?”我连忙问道。

“我们将梁战藏到了一家酒店,这是地址!“李青眉将一张卡片递到了我的手里,我飞快的瞟了一眼上面的字,记住了上面的信息,一张嘴,将卡片塞进了嘴里,狠狠地一顿咀嚼,梗着脖子咽了下去。

“掌柜的,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这里是不是有危险?”陆龟年紧张的向四周瞟了瞟,下意识的往李青眉身后缩了一缩。

“陆龟年,你腰间挂的什么?”我眉毛一挑,指了指陆龟年的身后。

“没什么……”陆龟年搓了搓手,若无其事的往后退去。

“拿出来!”我沉着脸,一声冷喝。

“一个……一酒……杯……”陆龟年从腰后摘下了一个布袋,递到了我的面前,我打开上面裹着的布,漏出了一个绿锈斑斑的青铜杯。

“还有没有了?”我接着问道。

“没……没有了……”陆龟年苦着脸说道。

“别惹掌柜的生气,快拿出了!”李青眉轻轻的拧了拧陆龟年的胳膊,手忙脚乱的从陆龟年的肘后、腰下、裤兜、背包、领口里翻出了一堆东西,有青铜的刀币、编钟小锤、印章、酒樽……

陆龟年涨红了脸,讪讪的缩在李青眉的身后,不敢吱声。

“你既然跟着于四叔学艺,客栈的规矩你应该懂,第七条是什么?”

“额……那个……”

“回答我!”我一声大喊。

“天下财货取不义,湛湛青天不可欺。逢山不取埋骨地,遇水不夺大王旗!”陆龟年低着脑袋支支吾吾的念道。

埋骨地和大王旗乃是江湖隐语,埋骨地,意指大陵巨塚,大王旗意指赈灾的粮船。

“这是什么?”我指着地上一堆破旧的青铜物件,冷着脸喝道。

“掌柜的……我错了,这不是想着攒点老婆本儿么?你知道我这个人……大手大脚,偷了这么多年……连根儿鸡毛都没攒下……”

陆龟年嗫嚅着嘴唇,陪着笑脸,小声说道。

“混账!规矩就是规矩!你既然不守客栈的规矩,我也没法当你的掌柜,客栈的庙小,容不得这尊大佛,你走吧!”我摆了摆手,强忍着心中的酸楚,黑着脸喝道。

“哎呀……掌柜的,您真生气了,您别介啊!您可着劲儿的骂我,实在不成,您打我两巴掌,踹我两脚,您怎么解气怎么成,我错了,您别赶我走啊……”

陆龟年急的慌了神,拽起了我的袖子,扯着我的巴掌往自己的脸上招呼。

我一把甩开了陆龟年的手,虎着脸喝道:

“少来这一套,早就看出你小子不但手脚不干净,还偷奸耍滑,惫懒油贼,一身的流氓习气,人品如斯,夫复何言?像你这样的人,我岂能深交?早晚被你坏了大事!滚!”

陆龟年抽动了一下嘴角,涨红了脸,回头刚要走,随即又软下了腰杆,扭过头来,一咧嘴,眼底下漫着水汽笑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