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鱼蛇海间笑(下)

棺材下面的墓道,漆黑一片,六丑一行人拧亮了强光的手电在墓穴的木制台阶上穿行,墓穴的墙壁呈暗黄色,我轻轻的抠下了一撮土,放在舌尖舔了舔。

微甜!

黄土拌糯米,秦代后期筑墓的典型手法。

行不出五百米,正前方猛地出现了一座黄铜的大门,高两丈八尺有余,上面阳刻浮雕两幅。

左半扇上刻的是一个宦官袍服的老人,伛偻着身子,脖子上顶着一颗狸猫的脑袋,腰间挂满了十几个双目圆睁的人头,两手将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举过头顶,作势下摔!那婴儿一脸的无所畏惧,似乎心有所忠。

右半扇上刻的是一个文官朝服的男子,在城门前的广场上被五马分尸,地上散落着四肢五脏还有一颗狗头!左下角处,有一老妪,以麻巾包头,怀抱一个两岁多的小儿,那小儿满面愤恨,右手握拳,两眼若有所思。

我略一寻思,便已知这画像的含义。

这墓建于秦末,那画中的宦官必是赵高无疑,始皇三十七年秋,公子扶苏与上将军蒙恬,亡!赵高为保胡亥登位,杀始皇血脉二十八人,即始皇位,是为二世皇帝!这左半扇门上记录的应该就是这件事。

在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被杀,夷三族。原本据史书记载,李斯之所以被杀,乃是因为李斯同右丞相去疾、将军冯劫劝秦二世胡亥停建阿房宫,减少徭役而被秦二世下狱,但是这个理由也素来为后人所诟病,试想像李斯这样的国之肱骨,统领朝政的当朝大相,岂能因为一句小小的劝勉,就令秦二世心生杀机!毕竟秦末年间,天下烽烟四起,大秦风雨飘摇,朝廷岂敢没有李斯坐镇!

看了这幅壁画,我终于明白了!

想不到这李斯,虽然因政见不合,害死了大公子扶苏,但心里却终究是忠于已逝的始皇帝的,眼见秦二世和赵高大肆屠戮始皇的血脉,李斯便偷偷将自己的儿子换下了一个秦始皇的孩子,并将始皇的儿子养在了自己的府中。却不想两年后,消息被走漏,才有了李斯被五马分尸、夷三族的后话。

所以在壁画里,赵高的头颅是狡诈多疑的狸猫,而李斯则是忠心护主的猎犬!

画中那个被老妪带走的孩子,便是秦始皇的子嗣……

我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六丑,只见他幽幽一笑,徐徐说道:

“看懂了?”

我点了点头,涩声答道:“原来始皇帝还有后人,大秦洋行的赢號,真的姓赢!”

“哈哈哈!我喜欢和聪明人做朋友,只可惜赢號真的姓赢,嬴政的赢,张九陵也真的姓张,张良的张,咱们是世仇,只能你死我活……”

六丑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手推开了大门。

“呼——”

一阵湿冷的寒风从大门后面涌了出来,激得我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六丑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涩声说道:

“其实我很羡慕你,你有个好爹,他把你保护的太好了!”

我一愣神的功夫,六丑已经揽着我的肩膀,将我拉到了一个硕大的祭台边上,祭台顶上横七竖八的摞着几十具干尸,叠成了一个空心的矮塔!

六丑站在塔底下,一脸肃穆的拜了三拜,随即撬起了一块青石砖,转动了砖块底下藏着的一个机扩……

“轰隆——”

一声响动从我脚底下传来,在我身前三步远的位置漏出了一个大洞,向上呼呼的冒着冷风……

六丑一把揪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的脑袋死死地按在了洞口,拍着我的脸颊,在我的耳边小声说道:

“夜眼,开!开呀!看看下面有什么?哈哈哈,快!”

我咬了咬牙,默运瞳术,缓缓睁开了双眼,眼见我眼底泛过一丝墨绿,六丑满意的呲了呲森白的牙齿。

洞口下面是一道暗河,曲折而湍急,河滩两边洒满了金银器物,混合着黄沙和污泥。浅滩处无数的白骨被冰冷的河水来回冲刷,许多倒在河滩边上的白骨已经碳化,上面刀劈斧凿的痕迹清晰可寻,洞口下方的石梁上吊了很多的干尸和湿尸,衣服尚未腐朽,皮肤还有弹性,有的尸身,头发和指甲甚至还在生长……

“中国人讲究风水,藏风聚气四个字,在这个墓穴里被演绎的淋漓尽致,秦末阴阳家的山主,亲点的风水穴,怎么样,厉害吧?”

六丑笑着掐了掐我的脸,指着石洞下方徐徐说道:

“上面吊着的是工匠,河里飘着的骨头是殉葬的奴隶,秦末到现在两千多年了,好久都没有殉葬的祭品了,你听,今天,就来了两个!”

我闻言一惊,探头侧耳,只听呜咽的风声之中突然夹杂了一个油滑谄媚的笑声……

是陆龟年!

“乖!不怕!都是些死人,没什么的……哎呦,你要是实在怕就拉住我的手,我保护你,哎呦,你这手心怎么这么凉啊!哈哈哈,我给你捂捂……”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