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鱼蛇海间笑(上)

一番血战,我和梁战且打且追,屏风后那个身影被横飞的乱刃扎穿了小腿,一瘸一拐的楼外逃去,梁战抬手劈开了屏风,那声影一回头,漏出了一张白脸的娃娃面具,眼中阴狠的光芒一闪,随即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梁战跨上了我的自行车,我飞身骑在了后座上,顺着那人的脚步声将单车蹬的飞快,向着路灯暗处狂追而去。

“闭眼!”我一身大喊,抬手遮住了梁战的双眼!

只见路口转角处,一亮黑色的汽车疾驰而来,车上的大灯猛地向我们这里射来。

光圈爆闪之中,那辆车的副驾驶的车门猛地打开,倒在路边的那个面具人,连滚带爬的钻进了车里。

我红着眼睛,疯魔一般的扑了上去……

是的!我看清了……

那个驾车的女人……就是白锵!

“为什么!”

我一拳砸在了车玻璃上,狠命的拉着车门。

“凤凰衔回梧桐叶,来访金陵少将军……不!不会的,白锵不是凤凰,她是我女朋友,不是死间……啊……”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轰隆隆的乱响,满脑子都是我和白锵在一起的画面。

“少掌灯,别人不晓得江湖是个什么样子,你还不晓得么?醒醒吧!”

白锵摇下了车窗,幽幽一笑。

“趴下!”

梁战抬手击飞了两个追来的黑衣大汉,一声大吼,同时闪电一般一扬手,甩出了一把夺来的快刀,那刀柄重重的磕在了我的膝盖窝上,我不受控制的一跪,栽倒在了路边。

“砰——”

一声枪响,那面具人从车里不知何时寻了一把手枪,扣动了扳机,一颗子弹擦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梁战早已飞身而至,拎起我的脖颈,像拖死狗一样的将我拽到了道边的路灯杆子后头!

“砰——砰——砰——”

一阵乱枪响过,混着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那辆汽车载着那个神秘的面具人,还有……还有我青春懵懂的爱恋,消失在了夜幕的尽头……

冷风吹过,梁战伸出手,扇了扇我的脸,想确定一下两眼空洞,栽倒在在地上的我是否还活着。

我一脸嫌弃的甩开了梁战的脏手,靠着路灯杆坐在了地上,梁战瞟了一眼白锵离开的方向,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脸无奈的瞥了瞥嘴,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字条递给了我……

我接过字条,打开来一看……

这是老爹的字迹!不会错的!

字条的正面写着:“聚六门后人,查人鬼往来,防百家阴阳,候古画登门!”

背面是另一个人的笔迹,写着一串地址——南京琵琶巷三十一号!

蹲在山里习武已经十年的梁战就是按着这个地址找过来的,他在山里古寺的大钟顶上发现了这张字条,除了知道背面那串写着地址的字出自他师父之手以外,其余的一概不知。

捻着字条上的字,我看了一眼梁战,那厮此刻正蹲在路边,将我的自行车扶了起来,一手摇着脚蹬板,一手挑着车链子,想将我那经常掉链子的自行车修好……

“咳——咳——”

手里的烟呛的我一阵干咳,将我从回忆拉回到了现实。

搓了搓手心里的冷汗,我盯着花坛里被我划的一片混乱的线条,陷入了陈思。

如果从民国五年长白山之行算起,至今天,刚好十二年年,从梁战找到我,再到我破解青衣巷公输家的杀局,前往洛阳龙门,夺佛头,寻得鬼手、红袖。在这个过程中,大秦洋行的蟒神、琉璃、夜叉、罗刹、白锵、六丑、阴阳家……围绕着我争斗不休,恍恍惚惚中我似乎想到这应该是围绕着我布下的一个大局,一个运转了十二年的大局,现在正在收口,只是这个局太大,我一时间还摸不到边际,好在佛头里的竹简和猿蛇古画还在我手里,这便是揭开谜底的钥匙!

正在我陈思之际,马路对面突然传出了一阵嘈杂的汽车喇叭声,我皱着眉头循声看去,只见街头的电车站牌底下停了一辆越汽车,一个长发及肩的男子,缓缓摇下了车窗,他的脸上戴着一张白色的娃娃面具!

我见过这张面具!

就在十年前,鼎泰楼,那个带人伏击我的神秘人,就戴着和他一模一样的面具!

“下有江河上有云,四面张灯掌中寻。凤凰衔回梧桐叶,来访金陵少将军……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上车聊一聊?”面具后的声音抑扬顿挫,颇有播音员的味道。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面具人缓缓的站下了头上的娃娃面具,漏出了一张我熟悉的脸。

“六丑?”我有些惊异,随即眉毛一挑,晃了晃脑袋,走过马路,来到了那辆汽车的旁边。

“我原以为是新仇大敌,不想却是故人相见,有意思!”

我拉开了后座的门,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