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舍人事而任鬼神(下)

阴阳家,起于先秦,当家人称为山主,第一代山主相传是齐国人邹衍。司马迁在《史记》中称阴阳家的学说为:“深观阴阳消息,而作迂怪之变。”阴阳家观阴阳、求长生、学五行,在诸侯争霸的年代曾广受推崇。邹衍曾游学稷下学宫,以学问重于齐。到魏,受到魏惠王郊迎。到赵,平原君待之以宾主之礼。到燕,燕昭王亲自为他在前面扫尘,听他讲学,为他筑竭石宫,执弟子礼。

只因为,阴阳家鼓吹一种让各国王侯都无法拒绝的追求——长生!

阴阳家的门人一方面专司猎捕草穴精怪,蛇虫异兽,取胆剖心,煮髓熬油,钻研药性;另一方面依傍于国君诸侯,用男女奴隶和青壮战俘的血肉做试验,炼人鼎烹丹,探寻五行七窍,阴阳佐辅,以求不死长生。

可以说,阴阳家在一定程度上开了生物制药和活体临床两项研究的先河,无论时间上还是深度上都领先于世界同期的其他国家。

但是,由于其行径之恶劣,手段之残忍,一直被其他门派所憎恶。春秋战国,征伐不休,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诸侯背后所推崇的门派,观点不合。

始皇灭六国,百家消亡,阴阳家却在阴暗处重新兴盛了起来,只因为始皇求长生的欲望太强烈了,暗地里给了阴阳家很多的扶持。白猿客栈反秦,和阴阳家数十次交手,双方各有损伤,手里头都沾了不少对方人的血,仇越结越深!

其后,汉一统天下,代秦而兴,阴阳家在汉代彻底灭绝,千百年来无迹可寻!

原本我还纳闷,为何百死不灭的阴阳家会在汉代以后彻底消失在了历史上?

直到前几天看了那大卢舍那佛头里的竹简,我才想通:因为张良!

张良是白猿客栈的掌柜,汉朝开国的巨擘,辅佐了两任君王的顾命大臣!举朝廷之力,剪灭一个江湖宗门,料来不会太难……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在阴山脚下,还有这么一支隐匿于世的阴阳家!

六丑、阴阳家、我爹、白猿客栈……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抬棺斗宝,这第一局的“赌胆”和阴阳家究竟有什么瓜葛?

那只黑质白章的大蟒和那具女尸究竟是怎么回事?

根叔带着鲁绛去了黑市,想从伏击我们那帮人所用的枪械入手调查对方的消息,陆龟年和李青眉去找本地的蜂穴买情报……

我守着病床上输液的梁战,大脑乱成了一团浆糊。

正当我愣神发呆的时候,换药的护士走了进来,一甩手扔给了一张黑皮的信封。

“张寒是吧,前台有人留给你的信。”

我接过护士手里的信,慢慢的打开了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纸……

“望夷宫,白鹿池,五更天,一人来。”

同样的黑皮信封,第二次出现在了我的手中,只不过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字,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说明对方不想暴露自己的笔迹。

“第二局,这就开始了么?”我揉了揉胀痛的额角,瞥了一眼仍在昏迷的梁战,披衣而起,独自一人从后门走出了医院,拦了一辆黄包车。

望夷宫,是固阳县最大的风月场,车夫轻车熟路!

《史记 · 秦始皇本纪》记载,望夷宫原本是秦始皇为了瞭望蒙恬和北方匈奴的战事而建造的。后来爆发声势浩大的秦末农民起义,项羽入关,刘邦也打到了武关,大秦风雨飘摇,当时身为中丞相的赵高,深怕秦二世降罪于己,决定先发制人。

公元前207年,赵高联合郎中令赵成,女婿咸阳令阎乐,带吏卒千余人,里应外合,斩卫令而入,逼迫二世自杀于望夷宫殿门。

所以,“望夷”二字,实属不祥。

这间会所,开在秦战场边上,又以此为名,我不信这是一个巧合。

灯火流苏,我抬腿迈进了望夷宫的大门,四个穿着秦朝宫女服样的女子迎了上来,行了一个古礼,美目流情的问道:

“可是张寒张先生?”

我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

“先生里面请,白鹿池的雅间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为首的女子幽幽一笑,引着我向二楼走去。

白鹿池是一间洗浴的包厢,装修豪华,标准的秦代风格。正中是青石垒成的汤泉,上面浮着红花兰草,台阶和栏杆上细细的雕琢着精美的车马鸟兽,天花板的正中央吊着一方铜鼎,鼎内缓缓的散逸着馥郁甜香的雾气。

包厢的门后有一屏风,乃是更衣的所在,屏风上空无一物,白底黑字的绣了两句诗:

“白猿解甲合身入,内中乾坤敢一观?”

我瞥了一眼屏风上的字,叹了口气,回身掩上了门,脱了衣服裤子,下了温泉池,取过了一块毛巾,叠成了一个小方块,盖在了头上。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不明深浅,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太难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