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舍人事而任鬼神(上)

山口处静的可怕,风过树叶,“唰剌剌”的乱响。

“西南,土下!”我一声大喊,梁战瞬间窜了出去,俯身一抓,半条小臂没入了土中 ,展身一提,一个被黑衣汉子被梁战从土里拔了出来,那黑衣汉子抬手一晃,拨开了梁战的手掌,一张口,喷出了一蓬火焰,梁战一闪身,躲过了火焰的灼烧,闪身撤回到了我的身旁。

我嗅了嗅梁战被烧焦的袖口,沉声说道:

“所谓五行术,多是装神弄鬼的障眼法,我来做你的眼睛,百无禁忌!”

梁战缓缓的点了点头,斜踏了一步,横着肩膀撞在了一颗枯树之上,将腰粗的树干撞倒,俯身一捞,将树干夹在了肋下!

白猿客栈的蓑衣,师承不详,古时多在战场冲杀,传下一身怪力,最善使重兵大器!

这时,那喷火的汉子突然打了一个呼哨……

“东边树下、左后枝头、右前草下,还各藏一人……那喷火的法子好解,乃是先将松香研成粉末,用箩过滤,再用一种纤维长、拉力强的白麻纸包成可含入口中的小包,再剪去纸头。吹火前将松香包噙在口里。用气吹动松香包,使松香末飞向手心底下的火种,手一晃,口一张,便能腾起火焰……”

梁战是个急脾气,没等我说完,便夹着大树冲了上去。梁战刚一动,自那草丛后瞬间蹿出了一道青色的人影,贴着地面向梁战蹿来,及到身前,骤然一扑,再起身时已化作了两个鬼脸人,四足四臂,背靠背,持着贴身缠斗的短刃,向梁战攻去!

梁战听见风声靠近,将肋下的大树提到肩头,迎风一晃,向那两个鬼脸人抡去,那两个鬼脸人明知力大,却仍旧直冲不退!

“砰!”一声爆响,那两个鬼脸人的脑袋被抽的粉碎!

谁知那两个鬼脸人尽管碎了脑袋却仍旧在飞奔,肩膀摇摇晃晃,一哆嗦,从胸腔里“唰”的一声又冒出了两个脑袋,宛若枯木逢春!那两个鬼面人凌空一跳,落在了梁战手里的大树之上,舞动着四只手臂,向梁战攻去,梁战一手擎着树干,空出一只胳膊,和那鬼脸人拆解……

我急出了一身冷汗,睁大了眼睛,努力的搜寻着那两个鬼脸人所谓“木遁”的真相。

突然,梁战一扭树干,树干瞬间飞速的转了起来,那两个鬼面人落足不稳,骤然一晃,随即凌空一跃,找回了平衡!

找到了!重心不稳,必然牵动腰挎,但这两个鬼面人的上身却丝毫没有晃动!

这说明,上半身的两只鬼是假人,手上动作,均为机簧重复。四肢、头颅均为道具,故可重生不死,真身藏在下半身,双臂作为“第一只鬼”的腿,双腿作为“第二只鬼”的腿,真身四肢着地,行动迅猛如飞,可抡、转、滚、翻、摔、扫、踢、挡、 绊、托……

“哑巴!真身在下,攻其双腿!”我放声大喊。

梁战闻言,发了一身闷哼,两臂拨开了那两鬼的四只臂膀,一把抓出了那鬼的脖颈,凌空一甩,扔在了地上,手中大树一滚,“砰”的一声砸在了那两鬼的腿上……

“啊——”那两鬼发出了一阵惨叫,四条腿和上身瞬间分为两半,一个矮小敦实的侏儒呕着黑血,贴着地面钻了出来!

梁战哪里肯饶,耳朵一动,辨明了方位,抡起了大树,再次砸下!

那呕血的汉子手忙脚乱的四处奔逃,吐火的那个黑衣人则飞一般的向我蹿来,口中火焰连喷,追的我来回躲闪,不住的向小河沟边上退去!

“哑巴!别管我,我没事!大敌当前,杀一个是一个!”我一边连滚带爬的躲避着火焰,一边紧紧地观察着梁战那边的战局。

这时,东边树下,和左后枝头隐藏的那两个高手也钻了出来,一个是持盾的瘦小老头,一个持铜戈的妙龄女子,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瞬间将梁战的攻势拦住!

那瘦小老头使的是一面兽脸圆盾,驻牌如壁,闪牌如电,遮蔽活泼,起伏得宜,腰缠一条刺索,缠、转、抽、打,一看就是浸淫兵刃中的行家里手。那妙龄的少女持一面铜戈,远身用戈,近身用刀,贴身使匕,长短兵刃层出不穷……

梁战打的兴起,一把扯开了半边上衣,将手中的大树抡得风雨不透,砸的那三人节节后退。

“砰——砰——”两声枪响从山脚下传来!。

山下有情况,根叔动手了……

我心里一慌,脚底下一个踉跄,退进了河水里面,两只粘腻冰冷的手瞬间握住了我的脚踝,一阵大力袭来,我一个前扑,趴倒了在了地上,不由自主的被那只大手向河沟的水底深处拖去……

“咕咚!”

我被浸了一个水泡,在满是污泥和腐叶的水下,我张开了眼睛!

一个长发及肩,面色苍白如纸的老婆子正一脸诡笑的看着我,他那双布满着青斑和皱纹的手牢牢的压住了我的肩膀,阻止着我挣扎着浮出水面,指头上的指甲,狠狠地抠进了我的皮肉,疼的我筋骨发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