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阴山北麓,山高林密,西行十五里,乃秦兵与匈奴厮杀的古战场。

公元前221年,蒙恬率领秦师三十万甲兵,在这个地方和匈奴的主力头曼单于部展开了决战,一战而克,头曼单于被迫退出了阴山和贺兰山高地,北撤七百余里,退到阴山以北的漠南一带游牧。

秦军悍勇,匈奴善战,这一仗打的分外艰苦而残酷。

“无古今,而后能入于不生不死。杀生者不死,生生者长生。”

这句话出自《庄子·大宗师》篇,意思是说:摈弃了生的人,就无所谓死,生死相对,无生自然无死。可谁能想到,这样一句探讨生命本源的理念却成为了秦国治军的方略!

不畏死,所以百战不殆!

不贪生,所以攻无不克!

六丑的这句话,暗指古秦军,固阳县方圆百里,有古秦军活动记载的,仅有这一处!

冷风过山岗,呜咽似鬼哭。

残月照当头,浓雾对愁云。

我信守一捞,打草地里拾起了一枚纸钱,捻在指间,纸钱向北折,源头在南方!

“纸钱尚新,南边有新坟,下葬应当不久,这个鬼地方,山势凶恶,风水不调,哪个人家会将死尸埋在这里,里面定有蹊跷!大家小心点!”

我掐灭了手里的烟头,按亮了手里的手电筒,塞在了鲁绛的手里,转身向南边的密林深处走去。

行不出百步,我的脚尖便踩到了一片异常松软的土层,似乎刚刚被翻掘过!

“这里有猫腻,掘开看看!”我沉声说道。

陆龟年和梁战听言,从旁边寻了两根粗硬的树枝,没到半个小时,便刨开了一层黄土和落叶,漏出了一口赤红色的薄棺。

棺盖半掩,一抹若有若无的香气从棺材里缓缓溢出。

我推着鲁绛,让她退后了几步,随后接过陆龟年手里的木杆儿,用力一撬,将棺材盖子掀到了一边,将手电的光向棺木里面照去……

女尸!

棺材里面躺着的是一具女尸,看年龄约在十四五岁左右,双眼圆睁,满目狰狞,双手双脚都被牛筋软索捆住,棺材底下盛着半棺幽蓝色的液体,粘腻浓稠,散发着醉人骨髓的香气。

一看就知道,这个女孩是被人活着捆住了四肢,浸在了这诡异的液体里活活浸死的!

我攥了攥手里的手电,正要上前细看,却突然听到梁战冷声喝道:

“别动!”

我下意识的收住了脚步,低声问道:

“哑巴!怎么了……”

“树……树上,张寒,你千万别乱动啊!”鲁绛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带上了些许的哭腔。

我晓得厉害,深吸了一口气,在努力保证自己身体不动的前提下,慢慢的抬起头,向自己头上的那棵大树上看去……

斑驳粗壮的那棵老树上,干枯藤蔓与繁密的枝叶虬结在一处,一只和我腰一样粗的大蟒正从枝叶之间伸出了一截身子,探着一颗头顶长着一个三角状的肉瘤的蛇头,吐着芯子,一脸迷醉的在呼吁着棺木里溢出的香气,那大蟒身有两色,黑质而白章,两眼之下,有三道细鳞,肉眼可辨。

我终于明白这棺材里的女尸是做什么的了!

诱饵!

将活人浸到药液之中浸死,药气顺着毛孔和口鼻灌入,渗进脏腑和皮肉之中,这种混着少女肉香和药气的骨肉,对这种成年大蟒,是无法抵抗的诱惑!为了药气能够浸透,活人才是最佳选择,死人毛孔和循环都已闭塞,效果必定差强人意。

这种下饵逐猎,专捕珍奇异兽的手法,不禁让我想到了一个神秘古老的宗门——阴阳家!

不等我的思路展开,那只大蟒已经急不可耐的一张嘴,从大树上蜿蜒而下,十几米长的身子瞬间将那女尸卷到身下,眼一抬,死死地盯住了我,一只硕大的蛇头,随着我的眼神左摇右摆。

“糟了,它一定是把我当成了和它争食的对手!”

我心里暗暗叫了声苦,一层细密的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咔哒!”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机簧的响动,根叔动枪了!

“根叔,听我说,蛇的眼睛大多都是摆设,舌头才是它的感官,我数三二一,我后翻,你开枪打它舌头,鲁绛把断玉给哑巴。”

我抿着嘴唇,压低了声音:

“三……”

“二……”

“一……”

我一个后仰,使了一个“懒驴打滚”,飞一般的向后退去,大蟒一张嘴,闪电一般追了上来!

“砰——砰——砰——”

三声细密的枪响,根叔抬手三枪,向那大蟒的芯子打了过去,奈何那大蟒行动太快,根叔接连射偏,没打中芯子,反而打下了那大蟒眼下的一片细鳞,大蟒吃痛,正要发作!

突然,一阵细微的响动传来,大蟒猛地收住了攻势,机警的向四周吐了吐芯子,一甩尾巴,将那棺木里的女尸卷起,飞快的窜到了一颗大树之上,回过头来,一脸怨恨的扫视了我们一眼,瞬间消失在了漆黑的树冠之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