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抬棺斗宝

半个小时后,火车在包头停靠,我们一行人下车换马,直奔固阳县。

晚上九点,我们一行六骑进入固阳县境内,刚入县,便有一小厮迎来,引着我们向西走了七八里,来到了一条晦暗偏僻的山路旁,三十六骑快马,一字排开,立在路边,每匹马边上都站着一个胳膊上挽着白布的唐装汉子!

“秦岭魁爷送白猿客栈张大掌灯,义气千古,升官发财!”

为首的唐装汉子在马前摆了一张酒案,倒满了三碗酒!

“搞什么?义气千古,这不是说死人的么?”鲁绛满脸不解的拉了拉根叔的衣袖。

“从张大掌灯来固阳县赴约,开始抬棺斗宝的那一刻,他的半只脚就踏进了鬼门了!”根叔叹了口气,小声说道。

那唐装汉子摆了个山字手,打腰后抽出了一把匕首,一刀割开了手心,将刀口的鲜血淋进了第一碗酒里,递到了我的身前,朗声问道:

“何为江湖第一宝?”

我伸手接过了唐装汉子手里的血酒,沉声答道:

“恩怨两清心头胆,各逞手段掌中刀!”

话音一落,我一仰头,将碗中血酒一饮而尽!

唐装汉子一眯眼,将刀口一捏,又挤出些许鲜血淋在了第二碗酒里,抬手一捧,递到了我的面前。

“何为江湖第二宝?”

“有智有谋真君子,千金一诺大丈夫!”我发了一声闷喊,接过唐装汉子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鲁绛吓了一跳,小声问道:“根叔,他们在说什么?”

“规矩!”根叔沉声答道。

“规矩?”鲁绛追问道。

“对,就是规矩,抬棺斗宝的规矩!江湖人有三宝:胆、智、运!所谓抬棺斗宝,就是结下死仇的两方江湖人马,各抬着棺材斗上三局,赌胆、赌智、赌运!输的人无论生死,都得被锁进棺材,大头朝下的葬到地下!入局不退,反悔的人!江湖传令,乱刃分尸!架局的人,会请来江湖上德高望重的人物来做中间人,中间人摆下血酒,申明规矩,入局的人若是对规则没有意见,对中间人的资历和人品也信任,便喝下血酒。酒干!约成!”

就在根叔小声给鲁绛答疑的时候,唐装汉子已经捧起了第三碗酒:

“何为江湖第三宝?”

我瞳孔一紧,深吸了一口冷气,接过他手里的第三碗血酒,咬破了中指,滴进碗中,半碗入喉,半碗撒地,朗声喝道:

“生死有命半碗酒,富贵在天一炷香。”

唐装汉子一树拇指,朗声赞道:

“白猿客栈的当家人,果然好气魄!酒已了,香在前方十五里处,我家魁爷给您备着呢!请大掌灯移步!”

我点了点头,带头向车上走去!

鲁绛向根叔问道:

“为什么要香要换地方上,不会有诈吧!”

根叔压着嗓子答道:“这香不敬天地敬自己,有些东西,不好抬到明面上……”

鲁绛正要再问,却见根叔将食指竖起,凑到了嘴边:

“嘘……”

十五里外,有一间废弃的毛纺厂,厂房的正中摆了一张香案,香案后摆着两口漆黑的楠木棺材,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正在棺木前后上漆!一个一身月白道袍,高挽着发髻的中年女子背对着我们立在了香案之前!微风拂过,那女道士鬓间碎发轻拂,衣袖鼓动,仿佛神仙中人!

“我去,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穿道袍,大清朝么?”陆龟年嘀咕了一句,还没说完,便被李青眉一把捂住了嘴巴。

“你少说话!”李青眉一声冷喝。

梁战一见那女道士,浑身毛孔一张,眼中异色一闪,宛若一只受惊的猛兽!

“高手!”梁战一字一顿的吐出了两个字,慢慢的移动到了我的身前!

那女道士闻声,蓦地转过身来,瞥了一眼梁战,冷冷的说道:

“民国五年,我和你师父交过手!”女道士眼中狠色一闪,抽出了背后的宝剑!

刃如秋水,奈何从中而断!

光影之下,我依稀可以看到剑上八个阴刻的隶书——南北气宗,道法全真!

“白猿客栈张三眼,见过秦岭魁爷!”我上前一步,面向那女道士摆了一个山字手!

“她?是——魁爷!”陆龟年猛地一声惊呼,长大了嘴!

“白猿张家的后生,就是有见识,没白生了三个瞳孔!”女道士冷冷一笑,眼神一挑,徐徐说道: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便进香吧!”

我顺着女道士的眼光向身后看去,只见黑夜之中,有六道身影徐徐走来,当中一人,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面容清秀俊朗,细眉小口,眇一左目,长发及肩,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中山装。

“我是大秦洋行的六丑,固阳县的局,我来陪你赌,你赢了,我死,死前我会告知你张九陵的下落,你输了,自己死,死前把猿蛇古画和竹简交给我!”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