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阴山妖相

第一章:刚毅勇武、信人奋士

始皇帝三十七年,始皇第五次东巡,过沙丘宫,离奇暴毙!遗诏令长公子扶苏即位,扶苏为人宽厚,仁勇信达,对大秦苛政素有改革之意,认为当宽待六国流民后裔。赵高李斯于沙丘宫密谋,假造始皇诏书,由胡亥继承皇位,并以秦始皇的名义指责扶苏为子不孝、蒙恬为臣不忠,令扶苏蒙恬自杀,不得违抗……

盛夏,大雨倾盆,泥泞的山路上,两匹快马正逆着冷风,扬蹄飞奔!

左边一条大汉,四十岁许,四方脸,虎额方鼻,神目如电;右边一人,两颊瘦削,浓眉长眼,嘴唇深抿,满目焦急!

“公子!风雨甚急,山路难行,避一避雨再走吧!”

左边那大汉支了支头顶上的雨笠,和右边那个两颊消瘦的男子沉声喊道!

“大将军,父皇突然归天,内中必有鬼蜮阴谋,李斯为人,最是多疑,咱们诈死的事,瞒不了多久的……”

原来那四方脸的大汉,便是筑万里长城、修九州直道,北击匈奴,雄视九郡的上将军蒙恬!那瘦削脸的浓眉公子便是始皇帝的长公子扶苏!

“公子,再急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前面有一草亭,先避一阵大雨,养养马力,咱们再走!”

蒙恬一扯马缰绳,拉着扶苏,向路边一处低矮的草亭走去!

雨疾风骤,扶苏撤下了身上的蓑衣,甩了甩上面的雨水,蹲在地上,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勾画了几笔,依稀是一片山峦的形貌!

“我听说,李斯也派人去了阴山……”扶苏忧心忡忡的问道。

蒙恬闻言,点了点头,徐徐说道:

“领兵的是李斯的亲信,名叫东郭羊,有几分本事!”

扶苏伸手狠狠地揉了揉太阳穴,幽幽说道:

“美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哪怕是李相这样的人物也不能免俗啊!六国秘宝,这个甜头太诱人了,好好的大秦江山,竟被它搅扰的风雨飘摇,这背后的推手到底是谁呢?水太深,我看不到底啊!”

蒙恬一声冷哼,沉声说道:

“六国余孽,藏宝无非是为了复国叛乱,当尽杀之!”

扶苏摇了摇头,徐徐说道:

“治国如治水,堵不如疏,何不怀柔?八年前,父皇为防六国后裔作乱,收天下精兵,铸金人十二,然而百越之地仍有乱匪不绝;父皇听闻六国皇族入海东渡,便遣徐福假求药之名入海搜之,无果;江湖传言,阴山之北,匈奴之地,发现六国后人的踪迹,父皇便发举国之民夫,北筑长城,兵发匈奴以搜之,亦无果;此后,有诸生进言,上请复分封之制,父皇心疑诸生思念故国,便焚烧六国书术、坑杀百家后生,谁料此事未决,便又凭空冒出了一个六国秘宝的传说,说当年六国破灭,流亡的皇族将聚敛的奇珍异宝悉数藏于一个神秘之所,谋划用这笔通天之富,图求复国之大计!一时间,朝堂江湖,八方势力,闻之风动!偏偏在这个时候,父皇突然归天,如此这般,难道会是巧合么?我不信!”

蒙恬闻言,满面不解的问道:

“李斯才智卓绝,为何要和那奸佞赵高一道,助那酒囊饭袋一般的二公子!难道他看不出,大公子你才是这大秦帝位的不二人选么?”

扶苏在衣摆上蹭了蹭手上的泥水,扶着膝盖,站起身来,看着天外的浓云低声说道:

“李斯为政,严威苛刻,与我的政见素有不合!若我即位,李斯的宰相之位定然不保,这些年朝野上下,死在李斯手里的冤魂不在少数,一旦失势,李斯难有善终!而胡亥年幼顽劣,赵高不通政务,肯定更好控制!所以李斯与他们联手,也在情理之中……六国秘宝的事,李斯早有动作,我听闻他派兵遍搜阴山,为逼问秘宝行迹,杀人无算,阴山左近,都称他为妖相……”

“小心!”

两只黑铁的羽箭从夜幕中电射而来!

蒙恬突然一声大喝,打断了扶苏的话,将他推倒在地!羽箭掠过蒙恬的耳边,向他身后飞去,射在了那两匹快马的身上!

箭上有毒,两匹快马应声而倒!

雷光霹雳,扶苏猛地抬起了头,正看到在身前不远处的山路上突然出现了五道人影,逆着狂风骤雨,大步而来!

中间一男子,黑衫阔袖,满面风霜落拓,长眉斜挑,瞳中神采奇绝怪异,顾盼之间,便好似生了三个瞳孔一般!

“谁!”蒙恬一声虎吼,拔出了腰后的佩刀!

在那黑衫男子的左手边站着一个持弓的老者,乱发横飞,看不清面目,唯有一双大手,沉稳而娴熟的将一只硕大的硬弓,拉的犹如满月一般,弦上的长箭直直的对准了扶苏的眉心!

在那黑衫男子的右手边站着一个头戴鬼脸面具的短衣汉子,两手拢在袖内,腰间挂着一方木质的印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