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立兴云雾、坐成山河(下)

陆浑水库,大雨倾盆,浊浪拍天!

相传很早以前,龙门以南到栾川潭头镇,是一个大湖,名曰“五阳江”。大禹凿开龙门,积水东泻,始显山、岭、川、原,是为古陆浑的雏形。

此时,废弃的水文站门外,一字排开,六道身影撑着清一色的黑纸伞,迎风而立!

左数第一位,威武昂藏,不怒自威,是为白猿客栈的第一号高手——蓑衣梁战!

左数第二位,须发皆白,鹰目隼额,手中枪例不虚发,是为公输一族三代鬼仆——根叔!

左数第三位,是一位女子,红发高挑,握一方古拙玉石,名曰断玉,乃是天下第一利器!这女子正是当代的公输门主——鲁绛!

右数第一位,清逸俊秀,眼散桃花,是为上代鬼手,贼王于四的亲传弟子、白猿客栈的现任鬼手——陆龟年!

右数第二位,长发浓妆,身材凹凸有致,着一袭墨色旗袍,遍身缠着一层细密的麒麟花绣,正是古彩幻戏的传人,白猿客栈的当代水袖——李青眉!

站在中间的我甩了甩雨伞的水底,眉下眼中的三颗瞳孔亮的刺眼!

“程蜂头!我白猿客栈六人有四,你今天插翅难逃!”

程瞎子抹了一把脸,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我以为我在我的局外,想不到,竟还是在你的局中!你料到就算拿到了佛头和《搜阴山记》,再抓到了我,我也不会帮你打开佛头,所以,你将计就计,处处假意失手,引我步步高你一筹,故意让我取走佛头,就是为了利用我打开佛头,你正好来捡现成的便宜……”

“你信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敲了敲脑袋,一脸不解的问道。

“驱虎吞狼之计!”程瞎子懊恼的锤了一下脑袋!

“对喽,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我模仿着程瞎子的口气,笑着说道。

“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水袖李青眉!那天在龙门石窟,陆龟年盗走佛头,留下了白猿客栈的暗记,蔑视同道!大半个江湖的人都看到了,我们这位在鬼市生活的李姐姐自然也不例外,我和梁战下山的时候,路过山腰的香山寺,在山门上发现了水袖的麒麟暗记!其实这暗记原本是留给插香的陆龟年的,奈何陆龟年被我俩追的慌乱,渡河而遁,没走山路!李姐姐的暗记,被我和梁战撞了个正着!于是,就这样上演了一出同门相认的戏码,洛阳的局太乱,水袖最宜躲在暗处行事!香山一见之后,我料到鬼市必有一会,所以便提前让李姐姐在鬼市接应!你们在鬼市的行踪,我都了若指掌,你们绑走了鲁绛,却没发现在鲁绛的身后一直还跟着另一个人——水袖!”

我话虽说的镇定,但心里却突然想起了与李青眉初见的场景,那是在香山寺的竹林里!李青眉认出了我的三瞳,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信纸,上面的字迹很潦草,写了八个字——潜身鬼市,静候同门!

“三年前!我在家门口捡到了这张纸,上面的字迹出自我一九九七就失踪了的姑母!”李青眉咀嚼着嘴里的干果,一脸无奈的说道。

三年前!李青眉收到了上代客栈的指示。

四天前!陆龟年收到了龙门石窟盗佛头的指示。

我那民国五年失踪的老爹到底在搞什么鬼!

两代人!

十二年!

历史风云!

卷入了多少千年大派!

纵横了半个江湖!

这是一个多大的局,我简直无法去想象它的边际!

“轰——”雷声轰鸣,将我的大脑从瞬间的失神中拉回了现实!

程瞎子盯着我的眼睛,幽幽说道:

“困兽犹斗,况人乎?”

我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这不是聪明人的选择!”

程瞎子猛地抬起了手中的枪,疾声吼道:

“我没的选!”

“砰——”

程瞎子的枪快,却快不过根叔,就在程瞎子举枪的一刹那,根叔手里的左轮已经扣动了扳机,根叔甚至没有瞄准,就精确的发出一枪……

根叔虽快,却没有邓惜香快!

就在枪响的一瞬间,邓惜香猛地从身后撞开了程瞎子,咬着牙硬捱了根叔一枪!胸口上呲了一道血箭,倒在了水泊之中!

邓惜香倒地,程瞎子闷吼了一声,就势一个翻滚,头也不回的向大堤跑去!

陆龟年的身法最快,足尖一点便拦在了程瞎子的身前,程瞎子惊惧之下连发三枪,奈何陆龟年霸王卸甲的缩骨功太过纯熟,三颗子弹都贴着衣角飞了过去,没有一枪打中!

就在程瞎子一愣的时候,陆龟年已经贴近了程瞎子的腰窝,两手一展,就要锁他的咽喉!

“小心!”梁战耳朵一动,一声大喊!

陆龟年闻声下意识的手脚一缩,化成一只猿猴大小,就地弹出,刚一闪身,一颗子弹便贴着陆龟年的头皮飞了过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