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驱虎吞狼

西洋饭店前台,装修奢华而典雅!

我坐在待客的沙发上,招手叫过来了一个前台的服务员!

“先生您好!”女服务员的脸上浮现着一抹热情而不失礼帽的微笑,两手捧过了一杯水,递到了我的手里!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从衣兜里摸出了两份银元,一份大,一份小放在了服务员端水的托盘里。

“一份是小费,另一份么……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我笑着看向了服务员。

“什么忙?”服务员问道。

“我想请你帮我给908的陆先生打一个电话,就说有一位长发飘飘,身上纹着青红花绣的美女姐姐来找他……”

五分钟后,908室门前!

我轻轻的扣了扣门!

“请进,门没锁!”门里传来了陆龟年的喊声。

我咧嘴一乐,领着根叔和梁战走进了房间!

客厅的茶几上摆了一只白玫瑰,一瓶红酒,两只高脚杯,窗帘拉的严丝合缝,天花板上亮着暖黄色的灯光,音响里放着浪漫的舞曲!左后方的浴室里,响着哗啦啦的水声!

“姐姐你先坐一下!我洗个澡啊!”浴室里,陆龟年的声音中遮不住的期待和躁动!

我强忍住脸上的笑意,打开了桌上的红酒,倒了两杯,和根叔碰了一下,咂了咂嘴,心里暗道:

“酒不错,这王八蛋泡女人还真下血本!”

这陆龟年两次三番的从梁战手底下逃脱,这番被堵在屋内,梁战哪有闲心品酒,晃了晃脊椎,落步无声的走到了浴室的门外……

“当………当……当……”梁战冷着脸,敲了敲浴室的门。

“呦……姐姐咋还先着急了呢?”陆龟年亢奋的喊了一嗓子,一把拉开了浴室的门!

“我去!”围着浴巾,光着膀子的陆龟年看到梁战,吓的一声尖叫。梁战抬手一拳,劈手打在了陆龟年的脸上,陆龟年猝不及防,挨了一击,鼻腔里立马窜出了两道血红,陆龟年不敢硬冲,脚底下一错,扭头就要跑,奈何一回身才发现,这浴室无窗,仅有的一扇门被威武昂藏的梁战堵的死死的!

我晃了晃杯里的红酒底子,站到了梁战的身后,幽幽说道:

“跑啊!缩骨功不错啊!霸王卸甲,快卸啊!卸成肥皂那么大,顺着下水道冲下去,谁也抓不住你!”

陆龟年抹了一把鼻血,后退了两步,拢了拢凌乱的发型,一拱手,抽着冷气说道:

“佛头在卧室床下!各位好汉,有话好说!”

我将杯底的红酒一饮而尽,看着陆龟年的眼睛,冷冷说道:

“霸王卸甲,壁虎爬城这些个挂八铃的手艺,是谁教给你的?算了,我直接一点,贼王于四,和你是什么关系?”

陆龟年闻言,两眼贼溜溜的一顿乱转,徐徐说道:

“于四?我不认识!”

我面色一冷,沉声喝道:

“好!我信你,就当你不认识于四!可于四爷是我白猿客栈的鬼手!你偷学他的功夫,按着江湖规矩,该挑你的手脚和招子,你得认!哑巴,动手!”

梁战闻言,上前两掌,将陆龟年逼在了一个角落里,根叔从厨房寻了一把剔骨的 尖刀,递给了梁战!

“别!有话好说!你说,你是什么人来着……白猿……白猿客栈!我……我怎么相信你啊!”陆龟年磕磕巴巴的喊道。

我从梁战的身后探出头来,指着自己的眼睛沉声说道:

“你仔细看看我的瞳孔,张家的三眼,假不了!”

陆龟年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两分多钟,一拍大腿,大声喊道:

“真是三只瞳孔啊!我就说么,上次在龙门石窟,我就吓一跳,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真看到我了!哎呀!一家人,一家人!我是贼王于四的徒弟,见过掌柜的!大个子,你让一下……让一下!”

陆龟年一脸谄媚的站起身来,朝我拱了拱手,轻轻的拍了拍梁战的肩膀!

贼行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一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叫做——子不言父,徒不言师!也就是说,师徒和父子之间,互相谁也不会暴露关系,甚至不会一起出现,防的是结怨的仇家报复和官家的锁拿。但是,也唯有这样,才能保证盗门的手艺在暗地里能够一代代的传承下来。

“于四叔在哪?”我急切的问道。

我爹是和于四叔在民国五年一起失踪的,找到于四叔,也就找到了我爹!

“我也不知道师父去哪了,我们爷俩儿也十几年没见了!只在三四天前,我在电车上,被人往兜里插了一封信!”陆龟年哭着脸说道。

“信在哪?”我连忙问道。

“客厅的抽屉里!”

……

“笨徒弟,在你看这封信的时候,也是为师心情最复杂的时候!一来是狠你个懒鬼学艺不精,连口袋被塞了东西都没察觉,二来是一份担忧,有一件事,为师出手多有不便,需要你跑一趟洛阳,守在龙门石窟左近,只要看到有人打开了地宫的暗室,你便抢先出手,那地宫里有一尊卢舍那的佛像,你务必将佛头盗出!并在龙门山留下白猿鬼手的徽记!之后怎么做,我会再联系你!师父最后再唠叨一句:少泡女人,多练手艺,老子我盯着你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