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白猿水袖李青眉

阴雨,暗夜无光!

梁战把马车赶的飞快,根叔和我坐在后排,各忙各的。

根叔在给手枪上枪油!

而我,则摆弄着手里的三块小木牌,陷入了沉思!

第一块是我从墨家的巨子翟彧身上发现的,正面刻了一只人身蛇头的披发男子,右下角有小印一方,曰:蟒神!背面有字:由痴恚而感此身,聋呆无知,故乐脱伦。修慈修慧,挽回前因,脱彼伦类也。

第二块是我从翟彧的大弟子魏冲的身上发现的,正面刻着一只头顶毒瘤,在火中挣扎的巨鸟,右下角有小印一方,曰:琉璃!背面有字:先修大舍。常有高心。以倰于物。故受今身。

第三块是我从胡不归身上搜出来的,正面刻着一只黑白勾勒的恶鬼,头若驼峰,无发,长牙,持铁叉 ,背生双翅,下有一方篆印,阴刻“夜叉”二字!木片的背面写着:有人刚愎强梁而能布施,车马代步;堕虚空夜叉中而有大力,所至如风。

毋庸置疑,我们的对手是一个组织,也就是翟彧临死前说的那个——大秦洋行,这个组织好手众多,布了一个个大局,以至于我根本摸不到这局的边际,只能身不由己在局中挣扎!

程瞎子是胡不归绑走的,六局红一共有六个人,除去已经死掉的洋镐,还剩下胡不归、公治氏的后人、那个拿柳叶刀的大夫、烟嘴儿和那个使网弩的女的!这五个人同时出现在了鬼市,却没有一个人看守程瞎子,这很违背常理,唯一的解释就是程瞎子和胡不归是一路人,胡不归在明拖住了我们,程瞎子躲在暗处,发现陆龟年并没有带真正的佛头来鬼市,当下灵机一动,绑走了鲁绛,让我们去追回佛头,和他交换,此谓之:驱虎吞狼之计!

六局红是江湖上拿钱卖命的组织,和卢舍那大佛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所以这块牌子不太可能是胡不归的,更有可能是程瞎子的!

程瞎子就是大秦洋行的——夜叉!大秦洋行和白猿客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大卢舍那的佛头正是解开这些联系中的一大关窍……

如果程瞎子是夜叉的话,所有的一切就都合理了,大秦洋行在洛阳的大局我终于想通了!

程瞎子在洛阳潜伏多年,一方面经营者江湖上的蜂穴,收罗着四方消息,一方面潜心研究着卢舍那大佛的秘密,慢慢的,程瞎子找到了卢舍那大佛佛头的开启方法,并拿到了密码本——《搜阴山记》,但是龙门石窟的密室,需要公输家的断玉为钥匙,再加上在景区里盗取佛头,凭程瞎子的本事也无法成功!所以,程瞎子一方面寻找着黑道上好手,一面曲折的找到了在同一个组织效命的墨家巨子,也就是代号蟒神的翟彧,希望翟彧能用墨家的手段,打开地宫,而墨家不负所望,找出了打开地宫的方法,那就是——断玉为匙。于是,组织给翟彧下令,复仇之余,拿到断玉,开启龙门石窟的暗室地宫!然而,翟彧彼时正在青衣巷复仇,还没成功,就身死在了南京!翟彧一死,研究的画稿自然落在了我的手里,程瞎子通过蜂穴探听到我即将带着鲁绛来到洛阳的风声,于是将计就计,做了两手安排!一面前往鬼市,找到了花舍子宋魈,放出了现金和木玺的甜头,引得四方大贼来龙门石窟盗宝,我一到洛阳,势必会被这的局面吸引到龙门石窟去,程瞎子是这里最大的蜂头,他料到我必定回去他那里打探消息;另一面,程瞎子隐瞒了自己的身份,雇佣了关外的杀手组织六局红,安排时间地点,让他们绑架自己,并且集齐佛头和《搜阴山记》,在蜂穴里给我们演上一处戏码,并趁机透露给咱们龙门石窟那个地宫的开启方法,随后让咱们用《搜阴山记》去做交易,一是把戏做足,二是为了告诉咱们,只有程瞎子知道佛头开启的方法,这样一来,咱们才能一心一意的帮助程瞎子开地宫,取佛头。对这一切都不知情的胡不归和咱们在益新市场斗了一场,折了兄弟洋镐!在这场局里,程瞎子唯一料错了的,就是横空出现了一个陆龟年,搅了局,还夺走了佛头!程瞎子为了得到佛头,只能硬着头皮将戏演下去,继续装作被绑架,让咱们去追回佛头,交到胡不归手上换程瞎子的命!但是陆龟年太不稳定,不好捉摸,程瞎子也不敢完全放手让咱们去追。

陆龟年想要的是木玺,一定会去鬼市找宋魈!胡不归和咱们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场围绕宋魈的猎杀开始了!

我的计划是追踪,程瞎子的计划,是伏击!

宋魈的暗室上挂了一张地图,图上有很多标记,我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些标记所在的地方,都是洛阳城里有名的小吃酒馆!

宋魈是个吃货,贪食的老餮!他屋子的书大多都是食谱!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