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壁虎爬墙

陆龟年一出暗室,就被人盯上了,穿街过巷的钻了三五个来回,不但没将人甩开,反而被人一前一后的堵在了一条阴暗的小胡同里!

身前那叼着烟嘴儿的人好对付,可身后那个穿着白大褂,手握柳叶刀的大夫看上去却没那么好惹,再加上墙上还蹲着一个握着手枪的高大汉子,陆龟年脸上的汗瞬间就落了下来!

“各位大哥,怕是认错人了吧!”陆龟年强作镇定的吞了一口唾沫。

“认不错!怀里的佛头留下,人可以走,我胡不归绝不为难你!”蹲在枪头那个摆弄手枪的高大汉子冷着脸沉声说道!

陆龟年嘬了嘬牙花子,幽幽说道:

“打出师那天起,到手的货,小爷就没吐过!”

话音未落,陆龟年的双手猛地从胸前一错,交叉着抓在了自己的肩头,迎风一扯,身上的衣服瞬间爆开,分成两片,四散而飞!陆龟年的真身则就地一缩,化成一个猴子大小的小球,转眼间便弹到了墙壁地下!

“砰!砰!砰!”

胡不归闪电一般的扣动了三下扳机,大夫一个闪身,手中冷光一挥,二人合力瞬间将那两片衣服击落在地!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陆龟年早已展臂而起,两手在墙头一撑,头上脚下的倒趴在了五六米高的墙上,嘴角咬住装着佛头的包裹,宛若一只受惊的大壁虎,“唰”的一下,便蹿到了墙头,两足尖在墙头一钩,整个身子瞬间又缩成了一个小球,向墙外飞去!

壁虎爬城!顶尖的轻身功夫!

然而,就在陆龟年的身子刚要蹿出墙头一瞬间,一张墨绿色的渔网猛地从天而降,将陆龟年罩在了网中!那网的后面牵了一根绳索,迎风一拉,便将陆龟年从墙头拉了下来!

“喵!”

一声猫叫过后,一阵脚步声传来,老拐领着提着网弩的灯苗儿,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四五条小马驹般大小的黑狗流着长长的涎子从黑暗中蹿了出来,围着网子里的陆龟年不停的来回踱步,闷声吼叫。

陆龟年瞧见大狗,瞬间慌了心神,扯着脖子冲着灯苗儿喊道:

“唉我去,我说妹子,就冲你这水灵劲儿,要钱要色,一句话的事,哥哥绝不跟你含糊啊!你看咱俩初次见面,是不是需要一个浪漫而温馨的开始,你能不能把这狗弄走……唉我天,卧槽……太尼玛刺激了,哥哥受不了这个啊……”

胡不归白了一眼陆龟年,给了大夫一个眼色,不耐烦的说道:

“人弄死,佛头带走!要快!”

大夫点了点头,连同烟嘴儿一起,上来就按住了陆龟年,此刻陆龟年被罩在网子里,一动不能动,便任凭他有千般手段也无从施展!眼看着就被大夫捅了刀子!

“咣当!——砰!”一只酒坛子从天而降,迅不可挡的砸在了烟嘴儿的头上,一声闷响过后,烟嘴儿应声而倒,晕沉沉的倒在了地上!

“谁!”大夫正要回身,一只遒劲有力的大手已经牢牢的扣在了他的手腕上!

梁战到了!

大夫冷声一哼,手腕一转,斜切那梁战的指筋,梁战抽手进步,和大夫斗在了一处!

“斗了这么多局,终于见面了啊!还没请教阁下名姓?”

我弹了弹手上的烟灰,从墙头一跃而下,本想来一个拉风炫酷的出场,奈何墙面太高,手脚功夫又太稀松,脚底下打滑,晃了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墩的尾椎骨钻心的疼,一咧嘴,险些红了眼眶!

但是眼下,两军对垒,输人不能输阵!我就势一靠,倚在墙上,坐在了冰冷的地下,摆了一个自以为颓废中略带一丝睿智的姿势指了指已经被梁战打倒在地的大夫,指着胡不归幽幽问道:

“你是当家的?”

胡不归点了点头!

“跟我走吧,聊聊天!”我强忍疼痛,挤出了一个深沉的微笑。

“好!”胡不归点了点头!

老拐闻言,一股腮帮子,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鸣啸声,伴随着鸣啸声的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

老鼠!一地的老鼠!好似乌云爬城一般,一个挨着一个的在我们脚下涌动,一片一片的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挤满了整个小巷,个顶个的瞪着碧绿的眼珠子紧紧的盯着我!

“当家的!别答应他!鹿死谁手,拼过才知道!”老拐咬着牙喊道。

胡不归摇着头叹了口气,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又指了指老拐的心口,又向后指了指屋檐后头,伸出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枪”的手势。

老拐见状,慢慢的转过了脑袋,那只黑色的鹩哥在天上盘旋了半圈,落在了老拐的肩头,公治家的后人擅驯鸟,盘转半圈代表屋檐后有一个人!

根叔的枪例无虚发!藏身狙击,射程之内,无人能躲!

“当家的!大不了一起死,拼了吧!”老拐急红了眼眶。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