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横公鱼者长八尺

鬼市,巷尾倒数第三间的墙后,有一道回廊,蜿蜒曲折。

回廊尽头,是一间暗室,暗室的墙上挂了一张洛阳城的地图,上面圈圈点点,勾画了不少的暗记!地图底下摆着一张老板椅,一张实木的书桌。

一个剃着青茬短发的男人,背对着陆龟年,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墙上地图!

陆龟年进了屋子,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上,将背上那个包袱摘了下来,拍着包袱里的东西,大声说道:

“嘿!我说哥们儿,这佛头我可给你带过来了!木玺呢?”

原来,那晚在龙门石窟盗走大卢舍那佛头的鬼面人,就是眼前的陆龟年!

“不说话,跟小爷这装孙子呢?”

老板椅上的那个男人没有搭理陆龟年!陆龟年很窝火,上前一巴掌拍在了那男人的脑袋上!

“咚!”

那个男人的脑袋被陆龟年一拍,应手而落,顺着肩膀滑到了地上,滚了十几圈,停在了陆龟年的脚边!

“卧槽!”

陆龟年吓的一跳脚,蹿到了桌子上,回头一看,那老板椅上此刻只剩下一个身子瘫在椅背上!

逃跑,是每个盗贼的基本功!

像陆龟年这样的大贼,自然更加精通!

只见陆龟年一撇嘴,翻身落在了地上,打身后的包裹里闪电一般的掏出了一身新行头,换好了衣帽,将佛头塞进了肚子,装扮成了一个胖子的体貌,细细的拂去了地上的痕迹,一个虎跃,从窗子倒飞出去,贴着回廊的墙根,飞快的向外逃去。

半炷香后……

根叔走到了桌子底下,捞起了宋魈的人头……

“虽然出了点意外,但大体上还在咱们的掌控之内!让哑巴那边盯紧了!五分钟后,咱们追出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将老板椅上的那半截尸体转了过来……

“在鬼市的交易中,无论买主还是卖家,一般都不会杀中间人,除非中间人不老实,知道了某些不该知道的秘密,这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我将宋魈的尸体翻了个个儿,平躺在地上,伸出两指按了按宋魈颈上的刀口,平整而利落,脊椎骨一斩而断,手法老练,刀口左下入,右上出!凶手的身高略低于宋魈,是个左撇子,出手方位在背后,可见这人是宋魈的熟人,宋魈对他没有防备!

我在暗室内转了一圈,信手捞起了一个茶杯,放在鼻尖闻了闻,又放回到了桌子上!

这杯子被一个女人用过,口红印虽被抹去了,但香气还在!

“根叔,听说过横公鱼么?”我歪着脑袋,突兀的问了根叔一句。

“《山海经》?”根叔将脑后的长发扎起了一个小辫子,一脸诧异的问道。

“横公鱼者,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去邪病。”我摆弄着宋魈的手指关节,幽幽说道。

“神话传说,子虚乌有!”根叔摇了摇头。

“虽说怪力乱神多是后人胡诌,却别有深意,相传这横公鱼最喜食人脑髓,每到子夜,便化成人形上岸,虽手无缚鸡之力,却擅守于暗处,以幻法置夜明珠于路,引行人争抢,行人为得宝珠而攻杀厮打,待到两败俱伤,奄奄一息之时,横公鱼便从暗处显身,以石块撬开那两个将死之人的脑盖儿,食髓嘬浆……”

“你想说什么?”根叔仿佛察觉出了我话中的意味。

“这大卢舍那的佛头就是那颗夜明珠,背后设局的横公鱼,你又躲在哪里呢……”

我拎起宋魈的手指,在鼻尖晃了晃!

“嗯!上等的龙井茶,可惜了……”我微微一笑,放下了宋魈的手,看了一眼,腕上的表!

“五分钟到了!根叔,咱们追!”我一撑膝盖,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回头奔着门去的根叔!

“大贼不走来时路!顺窗追!”我拍了拍根叔的肩膀,一前一后的翻出了窗台!

刚追出去没多远,便遇到了鲁绛!

“张寒!人蹲丢了!”

我一愣神,收住了脚步,沉声问道:

“跑了多久了?”

“我们冲进去的时候,水尚温,不出十五分钟!梁战已经跟着追出了!”鲁绛急切的答道。

“佛头在鬼市,早晚还得绕到这里来!哑巴的功夫高,不用咱们替他担心,你去租一辆马车,守在关林外面,接应我们。”

我简短的说了一句,鲁绛一点头,转身离去。

……

十五分钟前,洛阳城外,春风肉坊!

胡不归草草的吃了一口饭,带着烟嘴儿和大夫直奔了鬼市,留下了老拐和灯苗儿两个人,看守着程瞎子!

灯苗儿一声不响的摆弄着手里的怀表,老拐则坐在一边,满脸疼惜的给自己怀里的那只缺了一只耳的大花猫清洗伤口!

“你怀里的大猫,耳朵哪里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