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春秋孔门第二十

是的,我见过这只大花猫,而且不仅一次!

第一次在程瞎子的蜂穴外!

第二次在德猷门锅火巷!

第三次就在此时此刻!

这绝对不是巧合!

难怪对方能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原来是有公治长的后人,为他搜罗消息!

公治氏,名长,春秋鲁国人,为孔子弟子、七十二贤之一,名列第二十。

世传公治长有异法,擅通走兽飞禽之语!能役使鸟兽蛇虫……

我狠狠的搓了一把脸,抬起了布满血丝的双眼,幽幽说道:

“好好休息一下,咱们今晚,去鬼市……”

“去鬼市做什么?”根叔不解的问道。

“佛头、《搜阴山记》、程瞎子,这三样儿,凑齐了才能解开秘密,现如今,程瞎子和《搜阴山记》都落入到了对方的手里,佛头是咱们唯一的机会!十天前,有花舍子(鬼市的中间人)放出消息,说有个神秘人出价一千万大洋,再加上号令贼行的信物——木玺为代价,收取大卢舍那的佛头!那个在龙门石窟和咱们交手的神秘人,一定会去鬼市……”

洛阳城,一十三朝古都!从周武王建都洛阳开始,洛阳城的历史超过千年,历经黄河一百六十七次改道,无数古都城建被泥沙所盖,旧城陷入地下。新城重建,覆盖其上,层层叠叠,也不知藏了多少楼阁!地上的光天化日,是百姓生息之所,这地下的鬼蜮阴楼,就成了江湖上牛鬼蛇神们做买卖的地方,是为鬼市……

“鬼市这一局,是咱们最后的机会!我得好好想想……”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拉上了客栈的窗帘,一片漆黑之中,只有一支烟头,伴着我的瞳子明灭不定……

洛阳东十里,春风肉坊!

老拐抱着一只浑身斑秃,缺了一只耳朵的大花狸猫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后院的树底下,站在了一个高大壮硕的胡不归身后!

胡不归没有回头,只是不住的喝着酒……

老拐深吸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了一方雪白的锦帕,打开来里面正裹着一截手指!

“胡老大,洋镐栽了,尸体带不回来,只带回了这个……”

胡不归瞥了一眼老拐手心里的指头,嘶了一口酒气,沉声说道:

“手指就手指,早点入土为安吧!我那份钱,给洋镐!要是我没了,你就带着哥几个儿回东北,做点儿小买卖,江湖的事儿,别再沾了!”

老拐皱了皱眉头,张口说道:

“胡老大,大风大浪咱都闯过来了,一定没问题的!”

胡不归呷了一口酒,幽幽叹道:

“洛阳不比关外,这次的对手不简单……”

老拐叹了口气,接着问道:

“胡老大,恕我多嘴,除了打开佛头,这趟活儿的雇主还有没有别的交代?”

“别说交代了,我连雇主的样貌都没见过,那雇主说在洛阳的局中,自会和咱们相逢,谁念出了木片上的文字,谁就是咱们的雇主!按规矩,咱们拿钱办事,不能多问……”

胡不归摇了摇头,从衣兜里摸出了一张木牌,那木牌上正面画着一只黑白勾勒的恶鬼,头若驼峰,无发,长牙,持铁叉 ,背生双翅,下有一方篆印,阴刻“夜叉”二字!木片的背面写着两句诗——“有人刚愎强梁而能布施,车马代步;堕虚空夜叉中而有大力,所至如风。”

入夜,关林,冷风萧瑟!

关林,北依隋唐故城,南临龙门石窟,西接洛龙大道,东依伊水清流,为海内外三大关庙之一,千百座关庙中独称“林”,只因其前为祠庙,后为墓冢,乃是埋葬三国蜀将关羽首级之地。

这座白日里热闹非凡,游人众多的喧嚣之地,到了深夜,则是一片肃杀萧索的风貌!

过大门,经石门,走石阶御道,穿大殿、二殿、三殿,便能直达关冢之下!冢正面有南墙,为康熙五十六年所建石墓门,门额题“钟灵处”,墓门有对联曰:“神游上苑乘仙鹤,骨在天中隐睡龙”。

每到午夜,门下便会出现一盏系着黑布的白纸灯笼!

若想去鬼市的人,只要站在门下,用黑布蒙了眼睛,提上白纸灯笼,自会有引路人前来接你……

露冷风寒,陆龟年伸出一只五指纤长的左手,拉了拉后背鼓鼓的单肩包!在他的右上里,此刻正提着一盏纸灯笼,在他前面走着的是一个穿着一身脏破雨衣的高瘦汉子,看不清形貌!

那身穿雨衣的汉子察觉到了陆龟年的小动作,慢慢收住了脚步,微微侧过头来,露出了一张绘着青衣花旦脸谱的白脸……

陆龟年听见那汉子的脚步声一顿,立即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将左手继续搭载了那汉子的肩膀上,那汉子伸出五指,在陆龟年的眼前晃了晃,确定他眼上的黑布没有漏光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引着陆龟年走向了林中伸出的幽黑之中……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