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江湖第一大忌

午后的阳光分外的火辣,我和梁战将烟嘴儿的两手捆了个结结实实,在他肩膀上罩上他宽大的风衣,亲切而自然的搂着他的肩膀,走出了大烟馆!上了天桥。

“老板?坐车吗?一块大洋,到德猷门……”我们一行五人,一出地库,便围上来了一群拉洋车的苦力,这些浑身透着汗味的汉子们操着一口地道的洛阳话,七嘴八舌的吆喝着生意。

“坐我的车吧,你们是我老主顾了!”一个戴着褐色草帽的汉子咧嘴一笑,黝黑的下巴上头露出了一口细密的白牙。

“老主顾?”我下意识的一嘀咕。

“昨天晚上,去德猷门……”那个汉子一抬头,我猛地想了起来。

“你是那个赶轿子车的菜农!”我眉头一皱,疾声呼道!

“对喽!”那汉子猛地一声大喊,抬手向烟嘴儿抓来!梁战身子一侧,闪电一般挡在了烟嘴儿的身前!

却不料这一抓乃是虚招,那汉子晃得梁战一动之后,瞬间右跨,打腰后瞬间抽出了一把肘长的唐刀,在人群中连劈两刀,四五道血迹飞溅,砍伤了六七个车夫,人堆里骤然发出了一阵惨叫,挤在周围惊慌失措的车夫们纷纷好似无头苍蝇一般的拔腿狂奔!就在这一乱的当口上,那汉子就地一滚,好似一只蟒蛇一般,直蹿到了鲁绛的脚底,两手一支,头上脚下的一扭,犹如巨蟒缠身一般的裹住了鲁绛的下盘!

“砰!砰!”根叔已经连发两枪!

“小心!”我一声大喊,话音未落,鲁绛已被绞倒在地!

“都别动——”那持刀的汉子半蹲在地上一声大喊,雪亮的刀身在鲁绛洁白的脖颈上割出了一道血口!

“有话好说!”

我急红了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鲁绛,和她脖颈上缠绕的那条粗壮的手臂,还有刀身上吞吐的寒光,我恍惚中,竟然有些慌神!

“枪扔地上!” 那汉子一声闷哼,我定睛一看,他的右胸正汩汩的留着鲜血 ,染红了半边汗衫!

根叔那一枪打穿了他的肺叶!

“兄弟好胆色,还没请教名姓……”根叔慢慢的蹲下身子,将手里的手枪放在了地上!

“我叫洋镐……放了他!”那持刀的汉子喘了口气,咽了口唾沫,盯着梁战,幽幽说道。

我递给梁战一个眼色,梁战松开了搂着烟嘴儿的手,烟嘴儿甩了甩肩膀,小跑着蹿到了洋镐的身边,用唐刀划开了手上的绳子!

“书!”洋镐看着我,冷冷的说道。

我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了那本《搜阴山记》,递到了烟嘴儿的手里!

“烟嘴儿,你快走,带着书,去找当家的!”洋镐的脸疼的煞白,太阳穴上的青筋鼓的老高!

“要走一起走!”烟嘴儿一咬牙,搀着洋镐的肩膀想将他架起来!

“我肺叶都穿了!带上我,咱们谁也走不远!那大个子是个高手,昨晚在德猷门我几次想动手,都没有把握……我留这,还能拖一拖……”洋镐的血越流越多,握刀的手开始不停的颤抖。

“不行!”烟嘴儿梗着脖子,没命的拖拽蹲坐在地上的洋镐。

“滚,别他妈像个娘们一样!把我那份钱给我婆娘送去,跟小朵说,今年过年吃饺子,不用等她爹了……”洋镐一晃膀子,推了烟嘴儿一个趔趄!

烟嘴儿红着眼珠子,狠狠的瞪了我们一眼,甩开步子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街巷深处!

“兄弟!放了她,我带你裹伤!”我试探着朝前走了一步。

“别动!再等等,等我朋友再走远些……”洋镐紧了紧手里的刀,我不敢再动,只能慢慢的说道:

“警员很快就到了,好好想想,你还有个孩子对吧……”

洋镐一呲牙,抽动了一下嘴角:

“年轻时候嗜赌,败光了家!现在,我小孩害了病,我得给她弄钱,我想改,想做个好爹……”

“你闺女肯定不希望她爹是个杀人犯……”

“打小学的就是江湖手艺,我不会别的!”

洋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抬头看了看远处钟楼的表盘,拖着鲁绛,缓缓的向后移动,直到后背靠上了天桥的栏杆!

“你要干嘛!”根叔吓的一声大吼。

“我伤得太重,不落到你们手里,怕是也得下狱!走江湖的,第一大忌就是崩柴漏浆(走露消息)出卖同门!当家的待我不薄,我不能害他……”

“你走吧!”洋镐缓缓的收起了唐刀,拍了拍鲁绛的肩膀!

“你说什么……”鲁绛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辈虽然落魄,却不是为难女人的小贼,张大掌灯!做局靠脑,杀人凭胆,真正的较量才刚开始,您多留神……”

洋镐说完,咧嘴一笑,一咬牙,从栏杆上大头朝下的就扎了下去!

“咚!当——”一阵撞击伴着马匹的嘶鸣已经马蹄轮轴轧过骨头的噼啪声自桥下传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