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九府门不翻汤

德猷门锅火巷! 天光见亮!

邓惜香邓大姐的铺子早早的就支起了炉火,哔啵哔啵的灶膛上夹着一口乌黑的大锅,上面冒着浓稠的水汽……

不翻汤,洛阳人亦称其为“九府门不翻汤”,距今已有120余年的历史了!“不翻”其实就是一张绿豆小饼,大约有小孩子的巴掌大小。把绿豆泡涨磨细兑水调汁,汁儿不稀不稠,舀一勺摊在鏊子上,用炉火加热,一分钟就熟了,不用翻个儿,所以叫做“不翻”。

邓大姐祖上打前清起就是这汤水行当里的名厨,一碗不翻汤做的鲜香爽口,入喉即化!

我就着汤汁,胡乱的塞了两口薄饼,打了一个饱嗝,仔仔细细的从邓大姐手中接过了一本羊皮封皮的旧书……

手抄卷!

用字是标准的秦小篆!

书页浸了药汁,防虫蚁,祛湿寒!

左下角有焦痕,被人烧去了一角!

书中内容文笔晦涩,散乱无章。语焉不详的记载了一个叫做东郭羊的将军带兵在阴山之内行军的见闻,与其说是一本书,倒不如说像是一本旅行日记!

我粗略的翻了翻书,小心而谨慎的将它收在了我的怀中!

“邓大姐您放心,程掌柜怎么绑走的,我怎么给他带回来……”

我看着一脸沉重的邓惜香,尽力的挤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转身走出了屋门!

洛阳的马路,宽窄交错,宛若一张细密的渔网!赶轿子车的,是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马夫,鞭子抽的狠,马跑的快,拐弯又急,甩得挤在车后座的鲁绛和我一阵阵的干呕!

“喂,你是怎么知道龙门石窟那个密室的开启方法的?”鲁绛推了推我的肩膀,小声问道。

“是程瞎子告诉我的!”

“不可能啊!程瞎子什么都没说啊!再说了,你怎么知道开启的密室的钥匙就是断玉的啊?”

“我也是后来才反应过来的,咱们第一次去蜂穴的时候,程瞎子已经被挟持了!你是公输家新继任的掌门人,程瞎子是倒卖情报的信马头子,他能认出我,没理由认不出你?你记不记得他看着你说了一句什么?”

鲁绛皱了皱眉头,苦苦的思索着那天的场景……

“那天,他好像说——别急着还价,先看货!这妹子不错,生的真水灵!这小手腕,好像……玉琢的一样!”

我点了点头,接口说道:

“他故意假装没认出你的身份,借用这话暗示给了咱们三个信息:公输家、手腕和玉!那页纸看上去是从书上随便撤了一页,胡乱的打发咱们,其实是程瞎子有意为之,目的是为了提醒我们第四个关键词——洛阳牡丹!”

“公输家、手腕、牡丹、玉……断玉!所以……”鲁绛猛地睁大了眼睛!

“可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咱们呢?”根叔转过身来,探着脑袋问道。

“自然是为了给咱们多一注砝码,好和抓他的那些人谈条件。程瞎子很清楚,咱们是文明人,不杀人!而抓他的那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他想活命,帮咱们,就是帮他自己!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在公输家老宅,墨家人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报仇之后将你带走,翟彧和魏冲就是因为一心杀你满门,没顾念这个任务,才被他们背后的组织当成了弃子,当时我就很疑惑,为什么你那么重要,最初我以为是火丹,到了洛阳我才明白,他们要的不是火丹,也不是你,而是你手里的断玉,因为你的父兄一死,必然由你接手鲁门,断玉作为信物,必然握在你的手里,贴身保存。墨家人报仇之后,将你带走,也就等于带走了断玉,而断玉是钥匙的事情,那个组织是不会告诉墨家人的,所以他们下的指令是带走你!”

我晃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向东边看去,只见半空中,一只纸糊的蝴蝶风筝正在风中越升越高。

“哑巴已经就位了,根叔,你和鲁绛按计划行事!”

根叔点了点头,喊停了轿子车,带着鲁绛走进了路口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九点四十五分!

“师傅,前面停一下……”我叹了口气,揉了揉酸胀的额头。

中州中路与南河街交汇处,益新市场!益新二字,取自民国实业家高星桥的话——“劝吾胞舆,业精于勤,商务发达,场益增新。”乃是洛阳城内的新式市场,南北土产,国洋货物,都在此地汇聚,故而人头攒动,摩肩接踵!这里南临中州中路,交通便利,是逃跑的最佳起点;再加上东临韶山道,北临唐宫西路,这一片人口众多,商铺林立,是甩跟踪,防尾随的绝佳场所;西面紧挨挑夫力把居住的贫民区,靠近洛阳火车站,那里龙蛇混杂,最适合江湖老手设埋伏、打黑枪。整个益新市场的马路两边都是三层立体的小洋楼,层次错落,绝对是藏身观敌的好地方!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