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霸王卸甲

凌晨两点,龙门山,小雨!

龙门石窟的山门正是闭门的时间段,没有了熙熙攘攘的行人,夜幕下漆黑如墨的山峦更显肃穆庄严。

“咱们来这儿做什么啊?”鲁绛弯着腰,从山后挑夫送水的小路翻进了山门,蹑手蹑脚的跟在我的身后。

“佛头,程瞎子,《搜阴山记》,根据对方的行事,我们可以得知,这三样东西只有同时聚齐,才能解开大卢舍那的秘密!现在,对方绑了程瞎子,用他的命勒索《搜阴山记》。明天上午我们面临的是一场谈判,既然是谈判,就要有筹码!如果我们能抢先拿到佛头,便有了坐庄的本钱!”

根叔闻言,凑了过来,张口答道:

“黑市上有传闻,佛头藏在奉先寺地下的暗室中,但是如何进入暗室,却没有消息!来时的路上,有很多贼门中人留下的标记,看来这里来了不止一拨人了!”

我缓缓的点了点头,收住了脚步,一抬眼,便看到了石阶上方的大卢舍那!

此窟建开凿于唐高宗初。咸享三年,武则天攒助脂粉钱两万贯,上元二年功毕,长宽各30余米,主佛莲座北侧的题记称之为“大卢舍那像龛”,窟内共有大像九躯,中间主佛为卢舍那大佛,为释迦牟尼的报身佛,据佛经说,卢舍那意即光明遍照。这座佛像通17.14米,头高4米,神态圆融和谐,安详自在,身着通肩式袈裟,衣纹简朴无华,睿智慈祥,令人敬而不惧。左右分别立着饱经沧桑、老成持重的大弟子迦叶,温顺聪慧的小弟子阿难,表情矜持、雍荣华贵的菩萨,英武雄健的天王和咄咄逼人的力士……

我静静的立在石阶底下,望着窟内的九尊大像,渐渐陷入了沉思,两只瞳孔渐渐的泛起了血红!

鲁绛察觉到了我的异样,正想说话,却被梁战一把拉住,缓缓的摇了摇头。

因为梁战知道,我在烧耗心血,催用瞳术,最忌旁人打扰。

“找到了!”

我脑袋一沉,瞳子里的血光一闪而没,脚下一软,顿时一个踉跄,险些栽下了台阶!

我晃晃脑袋,扶着根叔的肩膀站直了身子,指着大卢舍那像已经被风雨侵蚀的右手断腕处,徐徐说道:

“袖口,一丈三寸处,有牡丹纹刻,是机关,小心……”

话音未落,梁战身形一晃,骤然蹿出,自佛像脚底上攀,三五个起跃便落到了大卢舍那右手的断腕处!

只见梁战伸出手指轻轻的拂了拂上面的尘土,露出一处漆彩斑驳的牡丹纹样!

梁战端详了一会,轻轻的用手指敲打了几下!

“笃——笃——笃!”

这个位置下面是空的!

梁战浓眉一挑,抬手一拳打了下去!

碎石飞起,牡丹纹样下方露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孔洞!

梁战一咬牙,将手伸到了孔洞中,过了半晌又伸了出来,看着我摇了摇头!

“有锁!”梁战喊了一嗓子。

“断玉给我!”我一伸手,看着鲁绛说道。

“要它干什么?”鲁绛不解的问道。

“先拿来,稍后再给你解释!”我一把从鲁绛的手里接过了断玉,迎风一掷,扔给了梁战!

梁战看着断玉,比量了一下大小,和我对视了一眼,一蹲身将断玉插进了孔洞之中,转了一周!

“轰——咔——”一阵土石震动的声音自地下传来!

两侧力士石像的眼睛猛地动了起来,两个石球雕琢的眼球缓缓的向北移动,将目光投射在了我们几人的身上!

卢舍那莲台的石座上缓缓的洞开了一间黑黝黝的口子,一道白石铺就的石阶直通幽深的地下!

“谁!”我一声大喊,猛地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头戴鬼脸面具的身影一闪而没。

根叔闻声早已持枪在手,将鲁绛护在身后!

“哑巴!别过来,守住洞口!”我连忙喝住了向这边奔来的梁战!

梁战闻言,赶紧折射向洞口跑去,就在梁战回身的一瞬间,那个头带鬼脸面具的黑衣人猛地出现在了洞口上方,顺着一根细钢丝,凌空坠下,梁战眼疾手快,转身一抓,便扣住了那鬼脸人的肩膀!

谁料那鬼脸人一声怪笑,两臂一错,凌空跃起,骨节一阵爆响,整个身形竟然凭空缩小了三分之二,手脚头足“嗖”的一声便缩进了衣内,梁战展臂一扯,只抓起了一件外衣!只见那鬼面人却宛若一只老蛇一般从外衣底下蹿了出去,落地一滚,仰头后跃,一个跟头,不带一丝风声的扎进了洞里!这一套动作,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其技如宛若行云流水,其用若羚羊挂角,简直无迹可寻!

“霸王卸甲!这可是最顶级的缩骨功夫!”我忍不住一声惊叹。

梁战猝不及防,吃了一个闷亏,心头无名火起,脚尖一点,紧跟着那鬼脸人跃入了石洞!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