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赴火蹈刃

“吱……吱吱……”房檐底下猛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叫声。

兽皮堆里猛地亮起了一双碧绿色的眼睛!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那眼睛的来源乃是一只獭兔大小,通体白毛的黄鼠狼!

“不好!被人下了套子了!”翟彧一声低喝。

屋檐下的火光越烧越旺,屋檐下的那只黄鼠狼的尾巴被人用竹篾子下的套子夹住了!那套口乃是精铁所铸,被人用驴皮胶捆在了暗处,那黄鼠狼受火光惊吓,急的四处乱晃,熏得一阵乱叫。

很快,那黄鼠狼便恢复了镇定,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狠色!扭过脑袋,三两下便咬断了自已的尾巴……

就在黄鼠狼咬断尾巴的一瞬间,一股血箭从尾巴的断裂处猛地呲了出来,随着黄鼠狼一阵发狂的狂奔,迎风一甩,染红了一片雪地……

融在大火里的猞猁突然动了一下,两道火球里猛地窜出了五六只还没有烧尽的火贼!直奔黄鼠狼追去……

“滴答!”

一滴血滴在傀儡的脑门上……

又有十几只火贼脑袋上的触角同时一抖,随即便闪电一般的蹿到了傀儡的身上,只间那木傀儡随着火贼的爬动,如同墨迹晕染一般开始碳化,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漆黑的焦炭……

只见那十几只火贼啃噬完了傀儡,一震触角,从傀儡上一跃而下,落在了半空中!

原来,在那傀儡的身后,有四根细弱蚊足的钢线连通在魏冲的手指上!魏冲正是通过这四根钢线操纵傀儡的!

那十几只火贼落在钢线上略一摇晃,便定住了身形,摆动起八条腿,一个转眼就冲到了百步外的魏冲身边!

“小心!”鲁伯鸣一把推开了呆住了的魏冲,掌内电光一闪,四根钢丝瞬间断开!

那十几只火蚁一下子栽进了雪地上,眨眼间便融开了一片雪水,飞快的向人群中爬来!

“砰!砰!砰……”

十六声密如雨点的枪声传来!

融化的雪水猛地止步在了鲁伯鸣的脚下!

十六只指甲盖大小的火贼,被子弹击中,身首分离!

正是根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持枪在手,瞬间击发!

被火贼追的无路可逃的黄鼠狼吓了一跳,在屋檐上转了一个直角,飞一般的向根叔这边逃来!

根叔一甩手,右手的左轮手枪突然凭空消失,再一耸肩,又一把金黄的勃朗宁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砰!砰!砰……”

七声枪响,六只追击黄鼠狼的火贼在半空中被击落,最后一枪落在了那黄鼠狼的左前腿上,那黄鼠狼一个踉跄,栽倒在了雪地里,被根叔一个箭步冲到了身前,拽着耳后的筋肉提了起来!

“毛色有异,嗅之有药气,应当是佛烟的手段,遮住了这黄皮子的血气!”

根叔收起了枪,冷冷的说道。

“断玉?”翟彧扶起了地上的魏冲,看着鲁伯鸣的手心徐徐说道。

“不错!”鲁伯鸣弹开掌心,露出了一件巴掌大的墨绿玉玦,中有三孔,可套在指上!上有饕餮古纹,似弯月,刃口却不开锋!

“红豆,你要看仔细了,你鲁世伯手里的东西,便是这世上最锋利的利器,出自公输家的三位大匠之手,名为断玉!”

翟彧拉着红豆说道。

“献丑了!”鲁伯鸣讪讪的笑了笑。

“好枪法!”魏冲定了定神,看着根叔说道。

根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型,也不答话!

“看来有人赶到了咱们的前面!用了和咱们一样的办法对付火贼,只不过他们没有将火贼根除!相反,他们还抓来了一只黄皮子,用秘药遮住了生气,用陷阱将它藏在檐下!我们开门的时候,黄皮子就知道了我们的到来,黄皮子胆小,不敢暴露行迹!知道瞧见了我们火烧猞猁的火光,才慌了神,惊惧之下只得断尾求生,一旦断尾,便漏了血气,血气一漏,便会重新唤醒咱们已经休眠掉了的火贼,若不是根叔枪准,此刻咱们怕是已经有了人命折损……这一环环的局,借力打力,因地制宜的巧妙运用了这地方现有的机关,真是好智谋!再加上那隐盖生气的药粉,走在咱们前面的必然是白猿客栈张九陵一行无疑!”

鲁伯鸣看了一眼翟彧,咬着牙齿说道!

“久闻张家阴狠,今日方知所言不虚!”魏冲啐了一口唾沫,咬着牙骂道。

“胥儿,先将墙上的壁画拓下来!”鲁伯鸣叹了口气。

“小鲁哥,我来帮你!”红豆微微一笑,蹦蹦跳跳的过来帮忙!

走在队尾的根叔一咧嘴,掏出了怀里的相机,对准了两个年轻了喊了一声:“茄子!”

待到鲁胥拓印完了 壁画,鲁伯鸣看了一眼翟彧,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鲁胥和根叔,幽幽说道:

“这前面不知道还有多少道套子等着咱们,翟兄,这四姑爷儿坟你们还下不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