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钓金鳌

夜色渐浓,鲁伯鸣顶着细密的雨水匆匆的赶到了翡翠阁。

他的身体很虚弱,一口气爬上九层楼梯,筋疲力尽的他扶着窗边不住的喘着粗气。

鲁伯鸣非常的紧张,他伸出颤抖的手指在窗户上戳了一个洞,凑到前面,他看到了有一个人尾随着他的脚步,缓缓靠近了翡翠阁,我们姑且称他为——影子。

鲁伯鸣吃了一惊,一边让自己的随从守在楼梯口,一边赶紧手忙脚乱的爬到了佛龛的下层,他要确定佛龛里藏着的东西还在不在!

这个时候,尾随鲁伯鸣的影子已经摸到了八层,在楼梯口处发射了一枚弩箭,击杀或重伤了守在楼梯口的随从,一步窜上了九层。

这个时候,鲁伯鸣刚刚关闭猫仙祠的机关,将九曲黄河的阵图打乱,影子伸手抓住了鲁伯鸣的脚腕,将鲁伯鸣在地上拖了出来。鲁伯鸣虽然紧紧的抓着佛龛的脚柱,但却无济于事,只在脚柱的左右留下了指甲的抓痕!

影子迫切的想要得到佛龛里的东西,但又知道机关的厉害,在不知道机关细节的情况下,不敢轻易尝试,而鲁伯鸣宁死也不肯帮助影子破解机关。

影子是一个御使傀儡的高手,他试着操纵傀儡代替真人,将脑袋伸进了佛龛的下面,但是他失败了……

“你怎么知道他失败了?会不会是影子拿走了匣子里的东西?”鲁绛打断了我的推理。

“因为这个!”我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衬衣领口向下翻了翻,凑到手电光下面,让鲁绛和梁战看清左下角,在那里有一道浅浅的红色痕迹。

“这是什么?”鲁绛问道。

“丹漆!古傀儡用的丹漆!佛龛的机关切下了那傀儡的头,刀口上沾上了丹漆,并且在刚才,沾到了我的衣领上!由此可见傀儡没有打开机关,但是傀儡很可能也试探出了机关的原理——依照黄河九曲打开,不过,此刻打不打开机关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继续!”梁战低声说道。

“好,我接着说!鲁伯鸣的随从倒在了楼梯口,他的身体就躺在了这个位置!”我对比着箭孔的方向,躺在了那里。

“看!这个时候,影子应该是从佛龛的对面走过来,扛起随从的尸体,对,就是这样,哎呦,你轻点!”我狠狠的拍了拍扛着我的梁战的肩膀。

“走到东面!那里是阿藏坠楼的位置!”我推了推梁战,梁战点了点头,扛着我向东走去。

“等一下!”鲁绛打断了我的模拟。

“怎么了?”我问道。

“你是说,这个随从就是阿藏?好,就算是阿藏,可我爹说是他在这里发现了阿藏要偷东西,要杀人灭口的阿藏和一路追来的阿东发生了争斗,无路可退,才坠楼的……”

“所以说,你爹在撒谎!现场所有的痕迹都表明,他是和阿藏一起来的……”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可是,如果真如你所说,我爹为什么要骗人?这个影子,会是谁呢?难道是……”鲁绛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猜的没错,这个影子就是那个装聋作哑的阿东!他杀阿藏,是为了一个身份,一个能够潜伏在青衣巷的理由!”我从梁战的肩头跳下来,缓缓说道。

“既然阿东是凶手,我爹为什么要包庇他?对了,你说过在这里出现过四个人,阿东、阿藏和我爹,是三个人,第四个人是谁?”鲁绛问道。

“你说呢?”我点了一支香烟,反问鲁绛。

“根叔!是根叔!根叔说我爹让他清点翡翠阁,他发现多出了一个匣子!”鲁绛思索了一阵,猛的说道。

我吸了一口烟,缓缓说道:“这话说对了一半,你根叔来过翡翠阁,但却不是在你爹让他清点的时候,而是在你爹和阿藏到翡翠阁之前,他就已经藏在了这里,并且取走了匣子里的东西,佛龛里的匣子里放的东西就是带到白猿客栈的那幅古画!而且,你爹不是要包庇阿东,而是他已经完全被阿东控制了!”

“控制?怎么可能?我不相信!对了,你怎么知道盒子里是什么?”

“尺寸!气味!佛龛里的匣子有着和那幅古画一样的味道。你带到客栈里的那只装画的匣子,宽度刚好,但长度余出一指三分,公输家是传承千年的工匠世家,这种失误是绝对不应该出现的!”我摇了摇头,比划着说道。

“你是说阿藏被杀,我爹被挟持的时候,根叔也在这里,那他为什么不出手?这不合常理。”鲁绛摇着脑袋,否定了我的推测。

“是你爹不让根叔出手的,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拉过鲁绛,用手电向右上方的房梁照去,只见一片漆黑之中,两只男人的脚印出现在了房梁的上面。

“你是怎么发现的?”鲁绛问道。

“躺着!这个位置,躺着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到,这个屋子里,阿藏躺下了,但他大半已经死了,你爹躺下过,所以他看到了藏在上面的根叔,阿东没有躺下,所以他也看不到。刚才我拨弄佛龛的机关,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位置的脚印。你过来看,你爹留在佛龛脚柱上的抓痕,像什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