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猫仙祠

翡翠阁第九层,灰尘蛛网遍布窗檐,咯吱作响的楼梯摇摇晃晃,我摸索着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截老旧的蜡烛,凑在火机上点亮,跳动的烛火将我们三个人的身影映在了墙上。

“我身上有手电,比这个亮!”鲁绛说道。

“手电有手电的好,蜡烛有蜡烛的妙!”我幽幽一笑,将蜡烛放在了楼梯口处的台阶上。

“你这是做什么?”鲁绛不解的问道。

“尾巴还在吗?”我回过头来拍了拍梁战的肩膀。

“在!”梁战点了点头。

“尾巴?什么尾巴?有人跟着我们吗?你们怎么知道的?”鲁绛紧张的向梁战的身边凑了凑。

“他是听到的,我是看到的!”我一边漫不经心的敷衍着鲁绛,一边聚精会神的打量着九层的布局。

“是谁跟着我们?你们早就知道有人!”鲁绛问道。

“当然,我们从客房一路走到这里,没有触发院里的一处机关,你不觉得很蹊跷吗?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一路在为我们保驾护航!”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鲁绛情不自禁的向楼梯下面瞟去。

“这翡翠阁里肯定有什么东西,是他没有拿到的,所以他跟在我们身后,想借我们的手拿到它……”

我眉头一皱,突然截住了话头,向梁战使了一个眼色,梁战点了点头,回身走到楼梯口处,站在了蜡烛的后面。

蜡烛的火光将楼梯映的一片光亮,将一个细长的影子准确的投映在了墙壁上,梁战的两脚缓缓分开,死死的盯着那个影子,只要它稍有移动,蓄势待发的梁战将在第一时间扑到那人的身前。

我慢慢的走到了九层大厅的正中,在我的面前立着一个红木雕花的佛龛,只有一米多高,分为两层。我缓缓的蹲下身来,从鲁绛手里接过她的手电筒,向佛龛里面晃了晃,只见黑漆漆的佛龛里蹲坐着一只土黄色的狸猫,皮毛干枯,两眼微闭,灰黑色的斑纹密布头尾。

在佛龛的两边立着两联隶书——乾坤颠倒,江河逆行。

横挂的匾额上依稀可见是三个大字——猫仙祠。

“猫仙?你们家有供奉猫仙的传统吗?”我低声的向鲁绛问道。

“从来没有听说过!”鲁绛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看这祠堂的年代,应该是唐代早期,雕工古拙,纹饰华美。而且你看,这佛龛里的狸猫尸体,不密封,不脱水,竟然能保存上千年之久,可见制造它的匠人,手艺非凡啊!”我指点着佛龛里的狸猫徐徐说道。

“这狸猫和我们家的事有什么关系?”鲁绛不解的这里说道。

“那个叫阿藏的川人,就是从这里坠楼的吧!你还记得这里有几个人吗?”我一脸狡黠的问道。

“三个,阿东,阿藏,我爹!”鲁绛摆弄着手指,一个个数道。

“错!是四个人!”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四个?”

“而且,这四个人不是一批来到这里的!更诡异的是,这四个人里,有一个不是活人!”我的话吓的鲁绛打了一个激灵。

“这木塔年久失修,灰尘遍布,最容易留下痕迹,尽管被人细细的整理过,仍然留下了很多的蛛丝马迹。你看窗棂下面,这里的灰迹有一道色差,墙面和地板交界的地方有一道若有若无的泥痕,说明这里曾经站立过一个人,这个人是从外面进来的,当晚下了雨,他的身体很虚弱,虚弱到需要扶着窗边站立,再看窗纸,在靠左手边的位置上有一个小洞,他戳破了窗纸,向外看去,这个窗口的朝向鲁府的东面,那里住着你爹,你大哥和你的六叔。他很紧张,从窗纸这个破洞可以看出,他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所以这个破洞很不规则。”

“会不会是我大哥!”鲁绛失口说道。

“你看这个洞的位置,正常来讲,应该和人的鼻尖平齐,这样的话,身体前倾,折低一段高度,刚好将眼睛凑到这里,如果这样估算的话,这个人的身量应该在一米七十二左右,你大哥比他高出许多……”

“一米七二,身体虚弱,难道……是我爹!”

我闻言点了点头,慢慢蹲了下来,手脚并用的向那佛龛爬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鲁绛不解的接过了我手里的手电筒。

“痕迹!你看这里。”我用袖口拂开了地板上的尘土,露出了木质的地面,用指尖在榫卯咬合的木板中间挑出了一小搓褐色的小毛球。

“这是什么?”鲁绛问道。

“衣服!呢制的衣服在木板上蹭过,被刮下来的毛球。说明有人在这里爬着向前,手肘部在地上摩擦,才会出现这种毛球,事后虽然整理了现场的灰尘,却没有留意夹缝里的毛球。”我沿着毛球延伸的方向,向前爬去,一直爬到了佛龛的下面,一抬头才发现这佛龛分作上下层,上层供奉着猫仙的尸身,下层中空,只有一颗人头大小,里面深邃幽黑,只有将脑袋伸进去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