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大匠遗恨张三眼

鼓打三更,漆黑的回廊之内,我将一张草图铺在了脚下的青砖地上,仔仔细细的分析着前进的路线。

身边的梁战缓缓凑到我的身边,想看一眼图,被我一把推开:

“你又没有夜眼,凑什么热闹?”我小声嘟囔道。

这几天我利用仅有的几次进出的机会,将这四周的道路记了八九分,绘了一张图,趁着天黑,偷偷的摸出客房,奔着鲁绛的屋子,一路找来。

突然,前面一间屋子亮起了明黄色的灯光,一个窈窕纤细的影缓缓走到了窗边,脱下了外衣,捋了捋耳边的碎发,在窗边徘徊了一会,又抬手关上了灯。

虽然关了灯,但是,我的眼睛在黑暗中依然看的很仔细……

看着看着,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唾沫。

“鲁绛?”梁战问道。

“正在换睡裙!”我下意识的答道。

“额……”话一出口,我才猛地反应过来。

于是,我装作若无其事的向四周胡乱瞟了瞟。

“额……哑巴,用不用我给你讲讲!”我悄悄的凑到了梁战的耳边低声说道。

“不用!”梁战瞪着眼睛,挠了挠头,懊恼的挤出了两个字。

我尴尬的走了过去,偷偷的敲了敲鲁绛的窗户,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传来,不一会,窗子便打开了一个缝隙,我小声说道:“是我!张寒!”

鲁绛闻声,连忙将窗子打开,我和梁战趁机爬了进去。

“张大掌灯!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夜里这么黑,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

梁战一声冷笑,站在我的身后伸出两根手指了指我的眼睛!

“你刚才在外……面……”鲁绛尴尬的说道。

“没有……有没有……有,我也是刚到。嗯,咳,对,算了,不说这个了,今晚,你得带我们去一趟翡翠阁!”我将手里的草图展开,指着左下角一块铅笔圈出的空白。

“好!我去穿件衣服。”鲁绛红着脸转过身去,我咳了咳嗓子,推了梁战一把。

“哑巴!转……转过去,耍流氓是不是!鲁绛你放心,我不是那种人……”

……

鲁宅后院,一座九层高下的木塔拔地而起,塔基以青石垒底,黄泥浇筑,塔身均为木质。六角飞檐,琉璃玉瓦,黑色的窗棂,朱红的塔门,两边各有一行字,只可惜不知道被哪个闲人用凿子一顿乱刨,布满了创痕,只能够大概分辨出是两句话:妙艺绝技称寰宇,端赖斯人有慧心。

“这翡翠阁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是你家的藏宝阁么?怎么一点光亮都没有?”

“这……并不是藏宝阁,却也算是藏宝阁!”鲁绛裹紧了身上的大衣,缓缓说道。

“此话怎讲?”

“每一个公输家的大匠死后,都会将牌位供奉在翡翠阁,和牌位一起收入翡翠阁的,还有他生平最得意的一件作品!所以,这里面收藏的东西都是无价的珍宝!”鲁绛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既然这翡翠阁是你家的祠堂,为何不见一丝烛火?”

“这个我也不清楚,小时候听我爹说,这翡翠阁在唐代之前,原本是有香火供奉的,但是在唐代的时候,公输家的祖辈们做了一件愧对朋友的事,这件事另当时的家主非常悔恨,以致于郁郁而终,临终之时,立下规矩,说公输家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举族上下不配享用后人香火!无颜活于光明之下!自那时起,翡翠阁便成了一片黑暗的死地!”

我绕着翡翠阁的前门走了几个来回,抬头看了看塔顶的窗棂,又趴在了地下,细细的搜寻了一阵,回身问道:

“那个叫阿藏的,尸体是不是就躺在这个地方?”

鲁绛思索了一阵,轻声答道:

“没错,听根叔说,阿藏从塔顶落下来,尸体就是躺在这个地方的!”

我扑了扑身上的尘土,蹲在地上,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对……”

“哪里不对?”鲁绛好奇的问道。

“我还没想好,咱们先上楼……”

我皱着眉头,一边思考着鲁绛叙述的这翡翠阁的掌故,一边推开了翡翠阁的大门!

“咳咳咳!”铺面而来的尘土呛得我一阵咳嗽。身后的鲁绛和梁战打开了手电筒,四处打量。

“谁?”梁战警觉的一声低吼,熄灭了手里的亮光,同时伸出手去,捂住了鲁绛手里的手电筒。

若想战无不胜,便万万不能置身于敌暗我明的险地,蓑衣梁战,深谙夜战之道。

我顺着梁战的眼光看去,只见一个一身被发跣足的身影正背对着我们弯着腰,低着脑袋,站在东面的墙前。

我慢慢挪着脚步,走到了那身影的前面。

“别担心,只是一个塑像!”

我呼了一口气,向身边的鲁绛问道:“你进来过这里吗?”

“没有!从来没有!翡翠阁只有历代的家主才能进来!当然,根叔也进来过!”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