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柯尔特6909

“砰、砰、砰!”

三声紧密的枪响从后院传来,我紧紧的跟着鲁绛的脚步,在方砖铺就的路上曲折的奔跑,不敢踩错一块方砖。

越过一道影壁,眼前豁然开朗,五道身影立在了池塘边的雨亭周围。

梁战站在雨亭中央,在他的对面正站着一个清矍高瘦的老者,齐肩长的白发,在脑后草草的挽了一个辫子,一身黑布的对襟短褂迎风而动,两条浓眉之下,是一副深黑色的墨镜,盖住了双眼,此刻,正垂着两手,迎风而立。

在那老人的身后,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子正手扶着雨亭的柱子,不住的咳嗽,他咳嗽的声音短促而沉闷,宛如破旧的风箱,伛偻着腰,不住的点头,仿佛要把心肺都咳出来一样。

一个一脸敦厚的中年汉子搀扶着那咳嗽的男子,不住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在梁战的身后,一个矮胖敦实的身影,被一支钢筋,刺穿了胸口,牢牢的钉在了雨亭的栏杆之上,止不住的鲜血顺着台阶向水中流去,死者的脸上布满着狰狞的怒容,阔口大张,里面还含着两截手指——他自己的手指……

更为诡异的是,钉在死者胸口上的那根钢筋的另一端,此刻就握在一只皮影的手上,那皮影约有一人高下,一端握着钢筋,另一端就吊在雨亭的水檐下面,迎着冷风飘动,脸上满是笑容……

这时,梁战缓缓的抬起了左手,筋骨虬结的大手里正握着三支手枪,有长有短,有大有小,泛着金属的光泽。

看情形,应当是刚才两人贴身缠斗,那老者连开三枪不中,反被梁战夺去了手枪。

“戴墨镜的老头是根叔,咳嗽的是我大哥鲁胥,在他身后的就是司机老吴!死的人是我六叔,鲁伯齐”

提到老吴,鲁绛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战。

我听了鲁绛的话,连忙走到了梁战的身边,正要说话,只听鲁胥猛喘了两口粗气,强忍住咳嗦,颤抖着嗓子说道:“根叔,你左袖里还藏着一把枪,为何……何不用……咳……咳……”

根叔闻言,一声苦笑,缓缓抬起了左袖。

只见在根叔的左袖袖口,此刻正插着一片梧桐叶!

梁战的嘴角漫过了一丝冷笑,不置可否。

“你们是什么人?”根叔开口问道。

“根叔,这位是……”

“先别说,让老头子猜猜,你……是孙先生么?二小姐的男朋友?”

鲁绛闻言,连忙走到我旁边,正要开口,却被根叔打断了话头。

我闻言一笑,顺势将身边的鲁绛拦在了怀里,笑着向根叔伸出了手。

根叔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和我礼貌的握了握手。

“初次见面,失礼了!”

“没关系,没关系,这位小哥是……”

“我的保镖,阿梁!”我脸不红心不跳的和根叔寒暄。

眼角的余光,正瞥见鲁胥正在眯着眼,充满狐疑的打量着我。

“孙先生的生意还好吧?这几年在国外,多亏孙先生对我家二小姐的照顾……”

“生意还好了,你也晓得,这几年和洋人做丝绸买卖的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我和根叔越聊越开心,俨然是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友。

“实在抱歉,冒昧的叫您一声鲁哥,我的保镖不懂规矩,他也是闻到了血腥味,怕我有危险……”

我咧着嘴,一把攥住了鲁胥的手,热情的打着招呼。

鲁胥费力的挣脱了我的手,冷哼了一声,拍了拍老吴,张口说道:“即是二小姐的朋友,便是……咳……咳……贵客登门,好好招呼,多留几日,莫要怠慢了!”

“今日,多有不便,明日中午,我亲自设宴招待孙先生!”鲁胥看着鲁绛点了点头,在老吴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向了假山的深处。

四五个身着青衣的汉子,飞快的收拾好了雨亭里的尸首,站成两列,整齐划一的鞠了个半躬,齐声说道:“请!”

我笑着点了点头,连忙说道:“客气,客气,既来之,则安之!”

梁战闻言,点了点头,将手里的枪,还给了根叔,不紧不慢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不经意的瞄了一眼,三支枪,清一色的柯尔特6909左轮,1835年的款式,看得出,老头子定然是使枪的好手!

我揽着鲁绛的肩膀,头也不回的走在前面,故作亲密的在鲁绛耳边冷声说道:“你们家的水够深的啊!”

“你的脸皮也够厚的!撒谎一点也不脸红,现在才知道水深么?是不是太晚了呢?”鲁绛微微一笑,花影之下,一抹别样的风情流过,我竟有些恍惚,觉得眼前的鲁绛似乎哪里不太一样。

“没关系,我是潜水健将,水越深,我越喜欢!”我点燃了一支香烟。

夜半,我缓缓的坐起身来,对面藤椅上坐着闭目养神的梁战。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