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鬼仆根叔

二小姐:

好久没有给你写信了,东京都,现在应该下雪了吧?你自小脾胃寒凉,记得要多加衣裳。

老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大夫们都束手无策,无论中西。白猿客栈的佛烟,失踪了快十年了,若是能寻到佛烟,怕是会有一线生机,家里面现在很乱,除了我,谁去的信也不要拆,谁的话也不要信……

等我的消息,若是我没让你回来,你千万不要私自回来,切记!切记!

根叔

……

放下了第一封信,我思量了一阵,伸出手指捻了捻信封上的火漆,凹凸不平的触感下烙刻着一段文字: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天下之方圆。

“阴阳令?”我试探着问道。

“张先生好见识!正是阴阳令!”

“你族姓可是公输?”

“不错!”鲁绛点了点头。

中国的建筑鼻祖鲁班,并非姓鲁,本名原来唤作公输班,只因生在鲁地,故而世称鲁班。公输家的后人在江湖行走,也多以鲁姓为名,用来隐藏家世,掩人耳目。

五代十国之时,天下大乱,群雄割据,战乱不止。公输家的后人在后周世宗手下谋职,彼时战争不断,军令传递时常被敌军截获,导致战场惨败。公输家的匠人为此苦心钻研,研究出一种传递信息的手法,是为阴阳令!

镇守帅营的大将在特制的纸张上书写完军令后,交由公输家的匠人炮制之后,纸上的内容将被影藏,显现出来的或是没有意义诗文,或是胡乱组合的汉字。当军令被送达至前方作战的先锋官手中后,先锋官会用特定的墨泥拓印信纸,让隐藏的文字显现出来。不同的信纸,有固定的墨泥,若无相匹配的墨泥,哪怕被敌军截获,也无法破译军令的具体内容。

“你出国的时候,带了很多种墨泥?”

“不错!是根叔让我带上的。”

“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天下之方圆,我猜这火漆的意思是说:你的根叔用了代号为规矩的信纸,让你用代号为方圆的墨泥来拓印,对也不对?”

“你说的没错!”

“你出国几年了?”

“六年!”

“这件事,不简单啊!”我叹了口气,拆开了第二封信。

二小姐:

将近三个月没有给你写信了,佛烟怕是找不到了,老爷已是风中烛火,你等我的消息,随时准备回来。

有一件事,我不知当不当讲……

三天前,我认识了一个川人,他开价三千万,说是能用巫蛊之术,为老爷续命。

我想着,反正如此,不如让他试一试,万一……

你多保重。

根叔

……

“巫蛊之术,续命?这等无稽之谈,怎能相信?老掉牙的骗术了!”我一声嗤笑,放下了手里的信。

“不急,你接着往下看!”

二小姐:

老爷活过来了!是的,我昨晚看到老爷在花园里走动了!我还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但是今天早上,老爷竟然自己走出了卧房用饭,我一方面激动的难以控制,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害怕……

我是看着老爷长大的,老爷自从醒过来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神神秘秘的总是唉声叹气,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还有,那个用蛊的川人死了,就在老爷醒过来的第二天,那个川人夜入翡翠楼行窃,被老爷发现了!那个川人情急之下,夺路而逃,不小心从翡翠楼跳了下来,摔成了一滩肉泥。

老爷发了雷霆大火,命我彻查翡翠阁,可有宝物失窃。我清点了一个晚上,发现翡翠阁里东西不但没有少,反而多出了一个匣子,里面还有一幅古画,这画来的蹊跷,我没有对老爷说,我怕家里藏不住东西,偷偷的把它带了出来,就藏在青衣巷左手第二间瓦房的雨檐下面。

二小姐,你要保重,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从这封信之后,哪怕是我的话,你也不要相信。

若遇………门神谱,求救……白猿客栈!

……

第三封信的结尾,字迹很是潦草,有两三行字无法看清,甚至连最后的落款都没有。

“这个根叔是什么人?”我好奇的问道。

“根叔是我爹的鬼仆!”鲁绛答道。

“哦?公输家还有鬼仆?”我惊奇的失口惊道。

“根叔是我们家最后一位鬼仆了,加上我爹,一共侍奉了三代家主!”

清末,政局动荡,公输家投入革命党麾下,以机关械器之精巧,屡屡刺杀清廷大员,被清 廷重金缉拿。公输家的匠人,手艺虽巧,却不通武艺,被大肆捕杀。于是,那一代的家主设立了鬼仆之法,也就是自小选拔根骨聪慧的幼童,严加训练,教授武艺搏命之法,寸步不离的守在公输家的匠人身旁,一主一仆,自十岁起,便同吃同住,形影不离,鬼仆如影子一般护卫在主人身边,可以说是主人最亲密之人。为了确保鬼仆的忠心,公输家的匠人研发出了一种机关,种在鬼仆的腰椎之上,入肉生根,鬼仆一旦离开主人百米之外,机关便会自动激发,震碎鬼仆的脊椎。每一只机关的解法都不相同,只有特定的主人知晓。鬼仆若想活下去,甚至是重获自由,唯有尽心竭力的保护主人。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